UU小说迷 > 玄幻奇幻 > 创始道纪 > 第四百零七章,背影
    鹿天泽的战斗思路是对的,苍古道人另一个化身也是如此为之,精妙道法脱手而出,如金色转轮般的法阵在苍古道人化身的脚下越变越大,很快便覆盖在了整个雪山山峰之上,正邪两位超级强者使出的法术都在绿级中阶法术以上,这样程度的法术不夸张地说足以轰炸整个大王城范围内的所有人。

    洛天当然也在法术覆盖之下,看着恐怖法术的降临,洛天立刻拿出了刑天之盾,奈何他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提着刑天之盾也只能依靠这块宝具本身的防御力来护着自己和钟胥,钟胥依然处于昏迷状态,洛天不敢赌他的强运是否能保护他在这么恐怖的两个法术下幸存,他将钟胥护在身下然后托住刑天之盾顶在头顶上,法术渐渐降临,洛天心中直觉明确地告诉他,这两道法术若是落在刑天之盾上,他们未必能活下来,一大片黑雨降临,刑天之盾表面发出“兹兹……”的响声,竟然开始冒出黑烟,另一边道家法阵升天,雪山之上凝聚出无数道门神印,这些神印虽然是法术凝聚而成但却具有万斤之力,上千个神印砸落地面就相当于有上千块万斤巨石在一瞬间席卷雪山,当第一个神印落在刑天之盾上的时候,洛天分明感觉到刑天之盾剧烈颤抖了一下,他断裂的手臂已经撑不住这个重量不得已他只能换了条手臂,然而一次是上千个神印,但并非砸一次就结束了,黑雨和神印源源不断,洛天很快便坚持不住了,他咬着的牙齿“咯咯”作响,血滴缓缓顺着嘴角往下流,真的快撑不住了,这不是意志力坚不坚定的问题,就算蚂蚁有强大的意志力也不可能打的赢大象,这是绝对实力的差距。

    洛天回头看着钟胥,眼睛里露出了歉意,他真的不该拉着钟胥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他太自私了,这不是害了他的朋友吗?

    然而,就在他即将撑不住的一刹那,刑天之盾上的压力突然减小,他回过头来看见南宫華站在了刑天之盾前,面前撑开了巨大而厚实的灵气屏障,以他当前玄关境十层的修为完全阻挡住了天空中坠落的恐怖法术,洛天只是看见了一个背影,因为他为了保护钟胥只能半蹲在地上,南宫華真的不是很高大,甚至于如果不是身上若有似无的杀气,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农家老头,窄窄的肩膀,矮小的个子,听副会长说他年轻的时候也不是很高,当然这个话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否则他会不高兴。

    在月影会里平时的时候他是个没有架子的会长,甚至于你可以在晚上去他房间作客,只要他有空,只要你手上有好酒,只要你不是他讨厌的人,那么即便你是个后辈是个和他交情不深的人,他也会陪你和一杯。

    超级门派的当家人哪一个能像他这样?

    所以大部分杀手都将月影会当成自己的家,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会长,因为他们知道在他们有难的时候南宫華会用那并不高大的身影替他们挡住所有的攻击,因为南宫華就是他们的家长。

    风雪之下,灵力护盾坚不可摧,南宫華双臂展开像是保护着幼子的苍鹰,然而也正因为要保护洛天所以他无法再隐藏于虚空之中,鹿天泽他们两人还是成功地将南宫華逼了出来。

    “终于现身了。”鹿天泽大喜,继续催动法术,但此刻他们的法术攻不破南宫華的灵力护盾,而南宫華为了保护洛天也没办法腾出手来攻击这两个人,在连杀了两位玄关境高手之后,这一场大战终于陷入了僵持,然而,这对于南宫華来说并不是好事,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

    苍古道人的化身盯着南宫華,看着南宫華目中的坚定,以及身上那股一往无前的杀意突然说道:“鹿府主,暂时停手。”

    鹿天泽一怔,却见苍古道人的化身先停了手不再施放法术,他虽然心中满是疑惑但也收住了手,高强度的法术轰击骤然停止,几息之后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突然发生,南宫華猛地低下头吐出了一大口血。

    洛天只看见了南宫華的背影,他看着南宫華低下头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地上洒落下一大片血的时候洛天整个脑袋突然一片空白,他看着白雪上的红色血迹,看着南宫華不停地咳嗽,看着他弯下后迟迟没有直起来的腰,强弩终于到了末路,他终于停不住了。

    南宫華的功法很特殊,修炼这种功法的目的是为了激发身体内的天帝丹潜能,这就和人吃药一般,药性并不是完全能够被身体吸收的,总有一部分药性会残留在身体内,南宫華目前的修为已经到了玄关境,但激发出体内全部天帝丹的药性就可一瞬间提高巨大的实力,而藏在他身体内的药性之多超乎外人的想象,正常满月之时他的实力会迅速提升,并不会带来什么副作用,然而整个功法有一个保命的后招,便是在非满月之夜遭遇生死大劫,为了活命可以使用其中禁忌之法,逆转一方土地内的时空,将白日变成满月之夜,在这种逆转之下可以引发一次满月之夜也就是将修炼者带入最强状态,然而这时禁忌之法,也就是说只能使用一次,之所以只能使用一次是因为逆转一方土地的时空是玄关境甚至化虚境都做不到的事,那是化虚境以上才有可能办到的终极手段之一,而强行施展这种法术的人如果自身实力不足则会承担巨大的后果。

    就像是洛天借用恒古天帝的仙力时间一长身体会承受不住一样,南宫華制造出来的满月也是差不多的道理,所以先前对手分析的没有错,正面和南宫華交战没有获胜的可能性,南宫華可以在几招之内干掉他们,但如果能拖住南宫華的话,拖到他爆发耗尽,副作用发生那他们可以不战而胜。

    如果今日没有洛天在这里,也许南宫華没有后顾之忧,这几个人应该已经被干掉了,但他为了保护洛天而被逼着转攻为守,错过了最佳的攻击机会,而现在时间已到副作用来袭,苍古道人的化身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让鹿天泽停止攻击不要白白消耗灵力。

    咳血中的南宫華身上灵气迅速消散,他侧过头,洛天看见了他的脸,瞳孔瞬间凝固,南宫華的脸看起来异常苍老惨白,嘴边都是吐出来的血,而最可怕的是他的眼睛也开始往下流血,看起来就像是挂在眼睛下的血泪,嘴唇已经看不出一点血色白的吓人。

    “会长……”洛天失声喊道。

    “呵呵……你小子,没事吧?”他竟然还在微笑,在那满是血迹的脸上依然有笑容,洛天思绪一片混乱,连滚带爬地冲向南宫華。

    “会长,你的长命果呢,拿出来,快把长命果拿出来。”洛天焦急地说道,长命果可以无视任何伤痛,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让此人再活六十年,南宫華却脱下了自己的芥子戒指交到了洛天的手上。

    “会长,您这是干什么?”洛天一怔。

    “长命果在这里面,如果我今天死在这儿了,你被他们带走之前一定要吃下长命果,你一定要活下去。”这大概是洛天一生都不曾想到的话,这也是洛天一生都忘不了的场景,这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也许只是几杯酒交情一直将自己当做后辈照顾的老头居然将活下去的希望交给了自己,洛天突然发现自己像是一头吸血的恶魔,他会将身边所有对他好的人血吸干,这一次轮到了南宫華。

    “不行,绝对不行!”洛天几乎用咆哮的声音喊道。

    南宫華已经快没力气了,用带血的手抽了洛天一巴掌,这一巴掌很轻,只是在洛天的脸上留下了长长的血痕,南宫華骂道:“你这小兔崽子不听话是吧,老子让你拿着,咳咳……”

    依然在咳血,他想装出威严的样子可已经有心无力。

    \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