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玄幻奇幻 > 创始道纪 > 第三百九十五章,改变主意
    从万年的折磨中幸存下来,司马天似乎早已看透了一切,感情用事对整个战局产生不了任何用处,他们要培养出种子就不能再将时间和精力浪费在那些模棱两可的人选上,司马天觉得白骨的做法更像是一个笑话,端木森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人选,为什么白骨还要拉着一个甚至不能称之为完整人类的化身到自己这里来。

    他的确想让洛天放弃,他安排了三重界结,放置了一头以洛天现在修为不可能打赢的碧眼金狮在最终的山道上,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洛天知难而退,但这小子却一次又一次地爬上山顶再摔下来,去挑战那头不可能打赢的金色狮子。

    司马天冰封了万年的心微微有了一些触动。

    “他像罗焱?”司马天转过头,身后不远处的洛天怎么看都和那个人间其貌不扬的傻小子不同,但如果加上那种不意愿放弃,不肯屈服的精神,洛天的化身和罗焱渐渐重合在了一起,司马天脸上的表情渐渐有了些许变化,他似乎看见了白骨所说的想象之处,好像看见了洛天身上某些闪耀发光的点。

    司马天转身走到了洛天面前,其身上散发出的强劲灵气还未消退,压迫的洛天几乎喘不上气来,他越走越近洛天几乎站不直身子,司马天冷冷看着洛天说道:“你若是跪下求我,我可以指导你修炼,虽不能保证你一定就会成为种子,但来将你也将变成九重天外的超级强者。”

    “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跪下是拜师吗?”洛天问道。

    “你还没资格做我的弟子,跪下不是拜师,而是代表你的屈服,小子,你给我听清楚了,一味的倔强得不到任何好处,你如果学不会能屈能伸,那即便你真的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成了天道,将来也未必能威胁到邪魔。”

    “所以,我这一跪就是屈服,就有机会成为超级强者了吗?呵呵……那是不是太便宜我了?”洛天笑道。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尊严能用什么来换,千金宝具换不来你的屈服,那成为超级强者是否能要了你的尊严,要知道即便你自己修炼将来也未必能修炼成超级强者,太多天才都在九重天的门槛上止步,我给了你机会,你需要向我付出你的尊严。”司马天开口说道。

    洛天在司马天强大的能量压迫下却没有任何跪下的意思,一个是九重天外的超级强者,一个是三重天的小人物,两个人有着巨大的身份差距,但下一刻洛天却朝前踏出了一步,这一步他用上了全部的力量和身体内几乎所有的能量,面对比起接近山顶的引力结界还要可怕的压迫,比起碧眼金狮还要强大无数倍的九重天外王者,洛天却看起来没有任何的畏惧。

    这一刻他的无畏像是罗焱,他的倔强像是端木森,他眼里燃烧着如同魔火般的斗志像是曾经的天道,他像极了那传承至今的一脉。

    “大体上来说,我和本尊不那么像,他踏入魔道而我在时间之海中摸索,但有一点我们两个是一样的,我也好,本尊也罢,我们的尊严都是无价的,我们的膝盖比天下间所有的宝具都要坚硬,你以为成为超级强者,得到那些别人觉得梦寐以求的力量就能让我屈服,呵呵,那您太小看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对不住……我不奉陪了。”洛天说完之后就这么看着司马天,倒不是因为他不想走,而是因为司马天的灵力压迫着他,他即便想走也迈不开步子。

    司马天收回了自己的灵力,举着酒壶转身摇摇晃晃地走了,一句话都没留下。

    白骨转了转自己身上被司马天打的有些松动的骨头后冲着离开的司马天喊道:“喂,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啊,扭扭捏捏也不是你的性格啊。”

    洛天跟着白骨返回了营地,他收拾着东西,白骨不知去了哪里,洛天已决定要走,他本是跟着白骨来看看自己是不是有机会成为种子的,怀揣着成为超级强者的梦想而来,但如果司马天只是想糟蹋他的尊严,那洛天也就没必要留下了。

    最后一件行李放入了芥子戒指中,他转过头却见白骨已经站在了营地门口,白骨瞟了一眼洛天的举动后说道:“明天要早起,之后的日子恐怕不会清闲,如果我是你今晚会让自己睡个好觉。”

    洛天一愣,似乎没明白白骨说的话,看着白骨愣了好一会儿后问道:“你什么意思?”

    “司马天那老家伙同意指导你了,但并不是以师父和弟子的身份,他说如果你真是种子就不该有师父,至少他没那个资格做你的师父,而且司马天的指导必然非常严格,你做好心理准备。”

    变化似乎有些太快了,前一秒洛天还准备离开,司马天还想让洛天跪下已换取自己的指导,这才过了没多久,司马天便主动答应了,洛天有些奇怪地问道:“他怎么突然改主意了,那座山不爬了吗?”

    “山还是要爬,但却变成了一个你修炼之中检验自己实力的考验,等你哪天能将碧眼金狮轻松打倒,并且可以毫无障碍地登上山顶时,那你在六重天也将罕有对手。”白骨说道,犹豫了一下后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改主意,或许之前的灵力压迫以及威逼利诱是对你真正的考验吧,而你应该通过了他的考验。”

    白骨对于司马天的心态似乎有了一些揣摩,但也看的不是那么透彻。

    夜风阵阵,司马天晃了晃手里的空酒壶,即便是他这样强大的高手想去买酒也得动动脚步,而距离此地最近的酒肆所在的破碎大陆距离极远,而他也不想在人前抛头露面,叹了口气,一挥手将空酒壶扔了出去。

    “站在角落里看我有意思吗?”司马天问道。

    洛天此时从树荫下面走了出来,从芥子戒指里拿出了一壶酒放在地上,他和本尊一样,芥子戒指里有两样东西是常备的,一个是好酒一个是烟卷,尤其是后者总是需要补货。

    司马天一招手酒壶飞到了他的手里,仰起头灌了一口酒后说道:“找我有事吗?”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改变主意了?”

    “我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没改变过。”司马天直接了当地回答,却见洛天露出了更加疑惑的表情后说道,“白骨将你带来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想过指导你,我讨厌那些所谓的预言,更讨厌他们将所有的赌注都押在种子上的做法,在我看来,种子也好,不是种子也罢,最后都未必能对付的了邪魔,他们说平衡已经被打破了,要想对付邪魔就必须恢复平衡,可在我看来我们需要的是力量以及重来一次的机会,百世浩劫我们已经败了,找到一个种子能改变多少?如果我们找到的不是种子,那我们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岂不是浪费了吗,倒不如寻找那些真正有机会的后辈,将他们培养起来,将来或许还有一线机会能够反攻,而你在白骨口中是个好苗子,当然你未必及得上你的本尊,但你的本尊已经入魔,而我不能涉足魔道,所以我指导不了他。”

    洛天没敢插嘴,司马天又喝了一口酒后说道:“但真正让我下定决心指导你的原因,是我在你身上看见了他们那一脉的影子,如果一个人身上同时兼具罗焱的不屈和端木森的执着,那即便你不是种子,但也许将来你会成为第二个罗焱,也可能成为第二位救世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