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其他小说 > 将军,医女大人逃跑了 > 第一百零九章雪游
    银石和虹比肩而坐,两人同时转身,肩部的距离不过一个巴掌远,两人目光相交,在这一刹那迸射出爱情的火花。

    异世里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爱情比这好?异世之中不乏男女组成一个家庭,更有能力的男人会同时拥有两个或更多的女人。

    而这样的组成的“家”不过是女人们想要活下去的延伸,但是像银石和虹这样的结合更有一定的势均力敌。

    他,高大英俊,能力出众,一身风华,更是一族人活下去的希望,若不是他每日训练勇士们,扛起狩猎队的大旗,在山林大陆那种猛兽出没的地方,人类根本无法存活下去!

    她,也不再是在草原领地那个小心翼翼讨生活的异族女子,她如今是如仙女一般掉落凡尘般美丽,智慧聪凝,更有一身治病救人的本领和一颗善良的心。

    就连坐在他们对面的乌托都觉得世上再没有比他们更般配的男女了,石锅里袅袅升起的热气,漂浮在这对男女的身前,越发显得他们如神仙伴侣一样了。

    正在两人情意绵绵时,就听见狗子跑过来喊道:“大石哥,粟米粥熬好了,虹姐姐要吃一点烤肉吗?”

    看着男人眼里直喷火的样子又被狗子打断,虹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银石一脸黑青,说话像冰碴子一样砸向狗子:“我没眼睛吗?看不见粟米粥好了,虹儿要吃烤肉我不会给她拿吗?赶紧滚一边吃你自己的饭去。”

    狗子一脸吃屎的表情,憋着嘴,瞪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瞅着银石。大石哥的脾气越来越差了,他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虹姐姐会不会变得不喜欢他了呀!

    可怜小狗子为银石操碎了心,还被银石训斥不自知,虹都看的心疼小家伙了:“狗子,你可以给我拿一小块烤肉吗?我还真有点儿想吃烤肉了。”

    “好,好,好,”狗子收到虹的命令,要把银石的话忘到屁股后面了,听见虹这样说,又眯着眼睛,屁颠屁颠的跑去拿烤肉了,虹用脚踩了银石的脚下,用眼神警告他以后对狗子好一点。

    银石随便她踩动也不动,继续给她往石碗里盛饭,又抬头给对面乌托说道:“乌托兄弟,快吃饭了,只要咱们想吃肉,每顿都管饱,就是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乌拉城?”

    乌托这二十多人,这两天对银石的招待更是感激不尽,本来他们就是被大猛在异族人的山洞里救出来的,又管他们吃的喝的,一点儿都不藏私,心中更觉得银石心肠慈善。

    “银石队长,除了现下的几十把铁锹,我们还有几辆板车不知道被异族人藏到了哪里?要是能找到板车,我们就打算回乌拉城了。”

    银石拿过一块烤肉递给乌托,豪爽的说道:“乌托队长要是回城的话,我愿意猎上几板车的猎物给队长送行。”

    乌托一听,心中更是感激不尽,起身对银石说道:“多谢银石兄弟,下个雪季要是还能相见的话,我们定能多送给你们些乌拉城的新工具。”

    这顿饭吃的宾主尽欢,虹吃了一小块儿烤肉,喝了一碗粟米粥,她吃剩下的食物全部进了银石的肚子里。

    乌托的族人更是个个吃的肚子圆,油光满面。一帮子人决定全部出发去异族人的领地里清理积雪,把乌托的板车找出来,让他们的勇士们能回早些自己的家园去。

    早饭后,大猛和昨夜狩猎的人留下休息,剩下的人全部去异族人的领地清理山洞门前的积雪。

    不过银石忘了告诉他们,他和虹不打算参加,这日闲来无事,难得的没有危险和紧张,他准备骑马带小女人去附近转转。

    乌托带着自己的族人和工具去异族人领地时,大猛几名勇士还是选择一起帮忙,山洞里只留下了几个乌拉城的勇士留守。

    银石和虹出发前,用外袍将她裹的紧紧的,小心的将她抱上马匹,给她带好手套和口罩,让她和自己面对面坐着。

    他们今天的坐骑是黑风,自从寻到银石之后,黑风就成了银石和虹的专属坐骑了,马儿从山洞出发后,跑了不是很远就到了大河的岸边。

    远远望去,河面上冰封一片,冰层和雪层夹杂在一起,少说也有一尺多厚。河面两边的树木都早已干枯,只剩干巴的枝丫,连一片树叶都没有。

    有人说冬季是灰色的,因为一到这个时候,每日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没有了阳光,没有了生机;也人说它是黄色的,田野里已没有春夏的景色,只有收获后留下的一大片的枯黄。

    还有人说,这是一个使人不舒服的季节,没有春的朝气,没有夏的火热、也没有秋的激情,可是有谁能想到,这是一个过渡的季节,

    它的使命就是让人们从怀念的温暖中逐渐地适应过来,这就好比一个人从安逸中慢慢走向磨难的过程,它带给人们的是寒冬来临的美景,更是一个迎接带着生机春天的开始。

    想到这里虹往男人的怀里靠了靠,她们相遇就是冬季,在寒冬里他的外袍给了她到异世里第一次温暖,也是同样在雪季,男人迎着风雪给她表白。

    也是在在雪季,两人约定永远会在一起,想到如今的她,埋首在男人的怀里,两手紧紧的扣着男人的腰身,仿佛她前半生遇到的所有不幸,是为换来男人的垂青,她想若是这样,她过这一生也无悔。

    银石感觉到小女人的脸靠在他的胸口,带着一股深深的依恋,便松开马脖子里的缰绳,带着手套的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小女人的颈间的黑发。

    记得初见时她,怀里的女人还是个脏兮兮的小可怜,她瑟缩着身躯躺在地上,让他心生怜惜。没想到回了山林大陆后,她不但成了领主夫人的小姐妹,还摇身一变成了需人仰望的医师大人,他感叹上苍造物的神奇,也庆幸这个蕙质兰心的女人变成了自己的所有。

    想了这么多,银石的心热血沸腾,心脏如擂鼓一样怦怦直跳,女人趴在他的胸口,鼻腔里呼出的热气,打到他的胸膛直发痒。

    苍茫的雪原之上,整个世界仿佛被银装素裹了一般,静静的,带着令人向往的美好。

    一匹高大的黑色骏马矗立在冰封千里的大河边,两人落坐在这匹马上,男人一身黑色的长袍,同是墨色的长发高高束起,随着风轻轻的飞扬在空气中。

    他的怀里是一个落入凡间精灵一样的女子,她一身黑黄相间的虎皮长袍,鼻翼和眉间可见一股英气。她娇小可人,肌肤似雪,灵动的眼眸含着媚,含着纯,躲在男人看不到的怀里。

    “虹儿~”

    男人喊着她的名字,见没人理,大手就在她的腰间的捏着,虹抵不住痒肉,只得被迫扬头看向男人。

    银石的脖颈低着,正和抬头的虹视线相交,虹的睫毛如翩然起舞的蝴蝶,眨了几下之后,鼓足勇气和男人对视。她其实最怕看男人的眼睛,就像此时她从男人湛黑的瞳仁里,看见一个昂首视爱的少女,少女眼里带着春意和依恋。

    她知道,这个少女就是她自己!

    两人就这样看着,突然越离越近,当两人的距离只剩不到一寸的时候,男人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虹儿,我想吻你。”

    这句话响起的时候,银石根本没给她拒绝的时间,男人身上独有的麝香味道传入虹的鼻息间,红唇也被他堵了个结结实实。

    男人的吻,如他高傲的个性一样,霸道又狠厉,在她唇瓣上研磨的力度让她觉得有些痛感,一张嘴想怼男人两句,可是不但没如愿,却被男人的舌趁虚而入,卷起她的舌尖,很长一段时间与之共舞!

    一吻毕,两人的胸口都带着剧烈的喘息,特别是虹真是感觉到男人的那个部位已经有了反应,像个什么东西一样顶的她,憋的她脸颊通红。

    银石都这样了,浑身自然也是难受,不过两个人的身体这样贴着,他那把火又压不下去,平时深沉的眉宇这会儿紧皱着,狠狠在女人唇上咬了一下,便跳下了骏马。

    一离开男人的怀抱,虹立刻觉得寒风刺穿了她的外袍,直往她的手里面钻。可是男人已经走在雪地上,背过去的身子也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不过,想他刚才的身体反应,应该是很难受,她不知道男人欲望来的时候会不会想腐书里说的那样,若是得不到解决就会像挖心脑肝一样难受?

    虹还没想明白的时候,男人不知道已经回到了骏马旁,身子一跃又跳到了马背上,拉开自己的外袍又将这个让他心肝都疼着的小女人裹紧怀里,驾~的一声朝大河对面奔去。

    黑风走在冰面上,走的并不是很小心,可也倒没有滑倒。到了大河对面,依旧是和大河这边一样的雪原,雪层很厚,远处只有稀疏的树木,不过雪堆并不是很高,看来雪崩并没有对这边造成什么重大的影响。

    马儿驮着两人一路向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她看到远处的雪山边上有袅袅升起的炊烟,她不知道这是哪里?他们有没有走太远?

    其实,来时的路程他记得非常清楚,他们走的是有点远了,银石低头问道:“有我在怕什么?还怕我把你卖了?”

    卖了,这两个字进入她的脑海,就把虹弄得像个神经病一样掌控着她的情绪,她本就是被当成奴隶卖到他手中的吗?想到这里她绯红色的脸一瞬间苍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