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多金女总在奋斗 > 第九章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吴春花,你少给我在这儿瞎说八道,我这回进城只是为了给闺女凑学费,你倒好,闹出了这么多幺蛾子。这么多年,是我看错你了!”​

    ​“看样子这日子是没法继续过下去了!我实在无法容忍你这样苛待我闺女。废话不多说,你现在就跟我到队里把离婚证明给办了吧!”

    水大全说完​,便扭过头去准备开门。吴春花一看,这男人是铁了心不跟自己过了,这下整个人都慌了。

    要知道,当初吴春花能够嫁给水大全确实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那时候,吴春花家里穷的叮当响。水大全虽然刚死了老婆,还带这个拖油瓶。可好歹也在煤矿里转了正式工,每个月工资少说也得大几十块钱。

    而吴家就不同了。一个个儿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那偷奸耍滑的性子,天天不好好干活儿,又能分到几个工分呢?

    故而,深谙此理的吴春花一看水大全有意续弦,就立马抓住了这个好机会。靠讨好水遥,成功进了水家的大门。

    可这水大全是个怪的。她水遥明明就是个赔钱货,自家男人偏生还把人护得跟个眼珠子一样。哪怕是后来有了儿子,水大全一天到晚心里想着的,嘴里念叨的全都是水遥那个丫头片子。

    水大全这次不但亲自出去给她凑学费,现在还为了这个搅屎棍给自己离婚!想到这儿,吴春花心里便涌起了深深的不甘。眼睛死死地盯着站在水大全身边的水遥,恨不得将人撕成一片一片:

    “呵!水大全,你现在竟然为了这个丫头片子要跟我离婚?凭什么?这小妖精就是个搅屎棍,现在已经把这个家弄得鸡飞狗跳了,你还在包庇她!”​

    “好!你们还真不愧是父女俩!不过,水大全,想跟我离婚,没门儿!这辈子你都休想摆脱我!”

    说罢,吴春花便进了里屋收拾包裹,打算将周家给的彩礼钱一股脑给带回娘家去。

    眼下,周家那台缝纫机就这么明晃晃地摆在堂屋中央,太晃眼了,这大件儿算是拿不回去了。不过,那些现钱可一定要紧紧攥在手里。

    想到这儿,吴春花便小心翼翼地脱下了脚上的黑色棉布鞋,从里面掏出了一把小钥匙。随即迅速打开了角落里的小柜子,将之前藏起来的几张大团结一股脑揣进了兜里。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突兀声音将正打算离开的吴春花震得打了个哆嗦。一不小心,碰掉了桌子的搪瓷缸,“咣当”一下,吴春花正要低头去捡,却对上了水大全那张怒目圆睁的脸。

    “好呀,吴春花,你真是长本事了!你说,堂屋那台缝纫机是不是周家的?不但收了人家的彩礼,竟然还背着我偷偷藏私房钱!你给我交代清楚,这些钱到底是哪来的?”

    看着平时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丈夫,此刻却如换了张脸一般疾言厉色,吴春花也懒得理了。此时她心心念念的就是拿着那几张大团结回娘家。今儿个谁要是敢把钱夺走,她吴春花就跟谁拼命。

    “你干什么?我说的话你没听到是不是?这钱的事儿今天不说清楚,你别想离开!”

    水家虽然一直都不算富裕,可水大全却一直明白一个理儿:不是自己的东西坚决不能收,一旦伸手拿了,那就是昧心财,他的良心会一直受到谴责。

    眼下吴春花手里的那些个“大团结”分明就不少。若那些钱是他平时给的那也就罢了,可若是来路不正,那他们水家人将来怎么在队里立足?说不定走到哪都会被人们戳脊梁骨。

    水大全看吴春花就像没看到自己一样急着离开,这下也顾不得许多了,伸手就要上去将人拉住。可怒火冲头,水大全就忘了控制手劲儿,一下子就把吴春花给拉了个踉跄,差点儿摔个屁股蹲儿。

    这下子,吴春花灵机一动,顺势摔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声之大,惊动了院子里正拿着玉米饼子啃着的水云。

    只见奶油团子一般的水云如弹簧一般一下子弹了起来,饼子也顾不得吃,就“哒哒”地迈着粗壮的小短腿,循着哭声朝水大全的卧走了进去。

    “水大全,怎么,你还跟老娘来劲儿了是不是!你竟敢这样对我,我不活了!还有没有天理啊!”

    尖厉的哭吼震得水大全太阳穴突突直跳。对于村里女人吵架,他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见多了。不过事情真的到了自个儿头上,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儿了,实在是棘手得很。

    而正好在这时候,水云一步一晃地走了进来。看到自家母亲瘫在地上哭得脸红脖子粗,连忙洪亮地叫了声“妈妈”。接着便要靠上去搀扶。可正当这时,小腿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五岁的孩子哪里经历过这些?顿时也哇哇大哭起来。

    而另一边,水遥自从从水大全手里接过包裹后,就听从吩咐,砍柴烧茶去了。里屋吴春花那尖利的吵闹时不时透过门缝传了出来。

    对于这个后妈那一阵高过一阵的哭闹,水遥本来无心插手。毕竟,若不是这个极品的后妈,原主也不会就这样丧了命。

    自从见到了水大全,水遥看得出这个父亲是真心疼爱自己的。不像他上辈子的父母,虽然家财万贯,可从来都不会真的关心自己一句。水大全的出现,让她感受到了别样的温暖。

    况且,水遥觉得,这样闹一闹也好,吴春花的问题迟早都要解决。这样,她就不用嫁给周光那个脓包,也可以继续上学。同时也可以给吴春花一个警示,让这泼妇明白,她水遥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主儿。

    可当水云那撕心裂肺的童声传来时,水遥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随即立马放下手上的茶壶,跑了出去。

    “好!水大全,你嫌弃我们娘儿俩,不想要我们了就直说!我跟云云也不在这个家里讨人嫌!现在走!我们马上就走!以后云云没了爹,一辈子都会被人看不起!”

    水遥刚进屋,就看到吴春花坐在地上,拉着小小的水云,两个人哭得脸红脖子粗,上气不接下气。而一旁的水大全,则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拿着烟杆,眉头紧锁,吞云吐雾。

    看水遥进了屋,怕烟味儿熏到了自家闺女,水大全赶紧熄了烟枪,打开窗子,左右为难地叫了一声“遥遥”,随即沉默了下去。

    身为父亲,水大全心里愧疚极了。自从前妻去世后,他忙于工作忽略了对闺女的照顾,才会导致了今天这难以收拾的局面。可他又不仅仅是水遥一个人的父亲。五岁的儿子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该因为他这段失败的婚姻而品尝苦果。

    水大全那满脸纠结的神态水遥怎会看不出来?前世她虽然没当过母亲,可父母去世后,家中亲戚为了争夺财产将自己赶出家门的事情一直让水遥难以释怀。

    若不是后来凭着惊人的天分在事业上闯出了一片天,水遥恐怕一辈子都会被人嘲笑是个没爹没娘的杂种。

    正是因为尝到了这份孤独,所以水遥格外珍惜那份来之不易的亲情。她不希望弟弟水云小小年纪就要遭人白眼,看着水大全那根根如刀刻般的皱纹,此时此刻,水遥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心软了。

    深深吸了口气,水遥尽快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之后,缓缓地开了口:

    “爸,出去了那么久,您现在也累了吧!不如您先喝杯茶消消火,别为了我的事气坏了身体。”

    说到这儿,水遥看了看如同烂泥一般瘫在地上的吴春花,走上前去将弟弟水云拉了过来:

    “爸,谢谢您对我的关心与照顾,我知道您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可是弟弟年纪还小,您若是就这么离了婚,以后我去城里上学了,您一旦去上工,又有谁来照顾他呢?”

    看着水大全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水遥继续说到:

    “您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要和吴春花离婚,而是应当解除我与周家的婚约。想必您刚刚也看到那台缝纫机了吧?这就是她收周家的东西。”

    “况且上午我在路上碰到周光,他话里话外都是我们家拿了他们的钱,说我们卖女儿。所以,我估摸着,妈不但收了人家一台缝纫机,或许还拿了不少钱。”

    听到这儿,即便吴春花已经一把年纪,可仍禁不住闹了个大红脸。

    刚刚自己动手掐水云的时候,他们父女俩可都没有看到。若是这回不把儿子给弄哭了,自己在水家这舒坦日子估摸着也到头了。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水遥竟然这么轻易就猜出了自己另外还收了人家的钱。不过,眼下这钱已经被水大全给发现了,一定要死咬住不松口。若是承认了这钱来路不正,那自个儿这回就全完了!

    想到这儿,吴春花将手轻轻伸入口袋,紧紧的捏了那几张皱皱巴巴的“大团结”,心虚道:

    “我……我没有!大全,你别听这鬼丫头瞎说……那钱是我平时辛辛苦苦攒的,绝不是周家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