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武侠仙侠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十七章初遇
    “前辈可不要笑话我,你也知本宫是冷寒宫宫主,我跟着师父修行也有几百年的了。或许对于您这样的强者来说,我确实微不足道,但是这婴儿的说法,本宫不接受!”我确实实力不济,但我师父可是七宫十二殿的圣姑,六界之境的强者!

    这般折辱我可不是就是在折辱师父!

    不行!我不允许任何人质疑师父!

    “那宫主殿下!敢问,六界之境,天道分疆,浮生红尘,正邪之分,善恶之辨,何解?”冰冷的面具之下,那人原本温和散漫的语气变得极其冰冷。

    冷冰心瞬间噎住了,眼神闪烁不定,她拼命回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她发现自己说不出来!

    应该说,是根本就不知道此题的答案。

    “我……”

    刚才自己的强硬在此刻显得格外的可笑。师父的实力,她自然是信心满满,为什么我就这么差呢?难道真的是我太弱了吗?

    “路还很长,你安心走下去吧。等你有能力自己想起一切的时候,有什么要求,我定全力助你!”

    “后会有期!我的……”

    烟雾消散,幻境消失,眼前的人一瞬间化为乌有。

    “前辈,等等!”冷冰心连忙叫唤,但是已经晚了。

    一瞬之间,自己又回到了九池之痕的那片森林。

    刚才前辈后面说了什么?还有!他到底是谁!这一趟好像什么也没收获,但好像又收获了什么!

    乱了,所以说,我是因为一直生活在同一个环境中这才限制了我的修为?我应该听他的吗?

    其实当她自己问自己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已经给出了答案。信他!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直觉就是在告诉她,要信他!自己走在林中的冷冰心这才发现,原来九池之痕也可以这么平静和美丽。

    林中蝉声四起,时不时会有各种小鸟啼叫,都说蝉声使人心烦,现在一听,感觉传言真是骗人,蝉声这么清脆,怎么会难听呢?这样的场景在七宫十二殿只怕没有多少人看到过吧!拿着玉寒剑的手紧紧握了握剑鞘,原本紧张的心现在都平静下来了呢。赶路吧,路还很长呢!

    今天的阳光确实很明媚,冷冰心走着走着都感觉到有些困了。不知走了多久,冷冰心看到一丛灌木,上面爬满了红色的鲜花,好看极了。她兴致冲冲地跑过去,动作轻柔地摘下几朵,抬起来,花瓣与鼻翼相碰,她享受地闭上双眼,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花,好闻极了!就在冷冰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忽然一声巨响,身旁的大树倒了下去。冷冰心猛然睁开眼睛,手上的花掉落地面,就在她转身想要拔剑时,一团明亮的光线刺痛了她的眼睛。

    “姑娘!小心!”

    谁在说话!头好晕……冷冰心眼里依稀看见一个青色的身影,这个光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冷冰心被聚起的灵力一掌打中,猛然吐出一口血后倒在地上,晕迷不醒。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苏天远连忙落在冷冰心身边,俯身查看她的伤势。幸好不是很重!苏天远松了一口气。

    他抬眼看了看前方,又低头看了看晕迷的冷冰心,犹豫不决着什么。好不容易追到这里,错过了这次机会只怕很难再抓到它了!可是……

    这几天苏天远发现九池渊有一些诡异的行动,便向门中请愿前来人间查看。因为九池之痕是人间和九池渊的分界之处,所以他这三天来一直都在这里查看异常。

    后来来到九池之痕并没有任何发现,本来打算离开的他竟然误打误撞看见了忘川草!他这百年来一直都在寻找这玩意儿,只是一直无缘见到。

    现在这一眼,可把他兴奋坏了。一路追杀过来,本来就快要抓到了,却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个人!

    现在只怕忘川草又不知跑哪里去了……苏天远低着头,眼底尽是忧郁。

    还是错过了……真的是无缘了吗?

    算了,此人因我而伤,还是救人要紧。

    “失礼了,姑娘。”苏天远弯下身,将冷冰心拦腰抱起,随手拾起了倒在她身旁的玉寒剑。

    苏天远找了一个山洞,将冷冰心安置在里面。用法术为她疗伤,手上凝聚的灵力往她身上一扫,青色的灵力同冷冰心身上白色的灵力交缠相斥。见此场景,苏天远眉头一皱。

    这是怎么回事?这人既是七宫十二殿的人,那我们的法力应该共融才是,为何她身上的灵力却排斥我的靠近。难道是哪个门派的禁制吗?不应该呀!

    灵力没有办法治愈冷冰心,看来就只能等着她自己慢慢醒了。苏天远找了些柔软的草铺在冷冰心身下,尽量让她舒服些。

    自己便坐在一旁打坐修行。无聊之际,余光无意间瞥到玉寒剑上。本来就对法器有着浓厚兴趣的他瞬间眼前一亮。刚才忙着照顾这位姑娘,竟然没有注意到这把剑。苏天远将剑拿来一看,剑身碧白如雪,剑芒又无比锋利,剑鞘的打造也是精美,材料更为罕见。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神器!

    这把剑整体来说,简直就是完美。苏天远内心对此剑一番赞扬,但是很快就又放回了冷冰心的身旁。仔细一看,这位神女玉质天成,仙姿玉貌,确实与此剑万分般配。

    苏天远瞅瞅她的脸,此人在七宫十二殿怕也是个名人。到底是谁呢?感觉好像有点眼熟。

    努力回忆了下,发现还是想不出,算了,这样看着人家也是失礼。便做回原来的位置,闭眼打坐。冷冰心在迷迷糊糊中醒来,或许是昏迷久了,整个人还有些无力。冷冰心手上摸了摸,发现自己躺在一堆草上,还挺舒服。

    是谁啊?我记得我好像被谁给偷袭了!随着冷冰心的动作,草堆传出细琐的声音,惊动了苏天远。坐在一旁打坐的苏天远睁开眼睛,转向冷冰心的方向时,目光刚好和准备悄悄起身的冷冰心对上。

    这一眼,苏天远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这不可能……

    两人就这样看着,谁也没有动。

    场面十分尴尬,冷冰心都已经把手上的草都扣没了。怎么办,我应该说什么?是骂他偷袭我,还是谢他救了我?好像有点奇怪啊!他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难不成我坏了他的事?最后还是冷冰心忍不住了,尴尬地冲他笑一笑。

    “呵呵,你好。”

    苏天远此时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直直的盯着冷冰心的眼睛,瞳孔皱缩,眼中漫天星辰闪烁其间。

    声音发抖,嗓音发哑的问出声。

    “梦、梦琴,是你吗?”

    他现在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觉得她有些眼熟了。人的容貌可以变,但是眼睛不会。这双眼睛,自己找了八百年,从当时失去时就开始找,从五六岁的人族小童到如今八百年的神族名将。

    他一直在找,六界之境几乎全部踏遍,却没有任何消息。如今……是,是找到了吗?

    在冷冰心还一脸懵逼之时,苏天远忽然扑过来,将她搂在怀里。说是扑,但是他动作非常温柔,只是轻轻地搂着冷冰心。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冷冰心都吓呆了,心底有些生气,但又被什么压着,好像是刺激受多了,现在生气起来连头都痛得厉害。

    冷冰心忍着头疼用力推开他,紧接着又扇了一巴掌。“登徒子弟!”冷冰心怒道。

    那人静静地看着冷冰心,没有说话。冷冰心用手支撑起自己的半个身体,使出这一巴掌,她的头更痛了,眉头紧皱,当她闭上双眼,忍耐痛楚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痛得逼出眼泪。

    说疼也不是很疼,以前受过的伤不知比这重多少倍,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现在竟然都流泪了。冷冰心自己都在吃惊这几滴眼泪的出现。

    看着冷冰心双手捂着头,似乎在极力地忍耐头疼的痛苦。苏天远不忍地看着她,想要帮忙却又无从下手。

    他沉思片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努力收回自己的眼泪。语气平静道:“姑娘,抱歉!刚才是我认错了人,才做出这般轻薄举动,还望姑娘原谅!”

    苏天远扶着冷冰心躺下,躺在草上比坐着的时候好多了,至少头没有这般疼了。

    冷冰心心烦地闭上眼睛,索性不说话了。这两天都太诡异了,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她真的累了。

    “没事吧?姑娘……”苏天远小心翼翼地问道。冷冰心白了他一眼,对刚才的无礼之举耿耿于怀。

    抬眼看看苏天远眼角还有泪珠没有擦干,很明显在隐忍着泪水。看着他这样子,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看来真是认错人了!唉,可怜。

    冷冰心默默地摇摇头,发现自己眼角也有一滴泪留下来,愣了一秒了,连忙趁苏天远低头时擦掉了。

    我这真不是因为怕疼所以才流泪了!是眼睛自己流的!这说出去都没有人信!他应该没看见吧?这可太丢脸了!冷冰心这时才得好好看见少年的脸。

    这少年长相甚是清秀,高挺的鼻子,英俊的侧脸,一双剑眉下却有一对细长的桃花眼,眉宇间还微微流露出些冷峻之色,长得如此俊美,在七宫十二殿也不多见。

    苏天远疑惑地开口问道:“姑娘,你还好吗?”

    此人怕是修为高深啊!冷冰心感觉到这人身上的灵力波动,就不知是七宫十二殿的哪位神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