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武侠仙侠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十九章皇子风范
    “过奖了。”冷冰心转过身,正好看见他手中的铁剑。

    “我还以为你会用自己的佩剑出战。”听此,苏天远看了看手中抢来的剑,才发现自己忘了丢了,美眸抬起,将手中的剑扔掉。

    “七宫十二殿,定不应该将手中神器指向人族。”苏天远眉角一挑,语气更加温柔。

    冷冰心不语。

    她手中的玉寒剑也从未出鞘过,其实他们很多想法和原则是很相似的。神族其实一直都传授过这个知识,但是真正做到的人不多,毕竟有了危险,谁不想先保护自己,哪里会管你是谁。这几个人类也没有让他们拔剑的资格。

    “啊,啊!”几个黑衣人的呻吟声打断了他们的思路。冷冰心转过身朝他们走去。

    “清幽林走兽不少,正常人绝不踏入!我看你们武功不凡,说吧,是杀人还是灭口啊?”

    “我等奉命行事,要杀便杀,绝不妥协!”一人愤愤地开口道。冷冰心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几个杀手倒是还挺忠心的,她很欣赏。

    “哦?所以……”随后,冷冰心美眉一眺,缓缓走进,居高临下的望向他。嘴角微扬,眼眸闪过一抹紫雾,转瞬即逝。

    “说说看吧。”

    “二皇子让我们将太子殿下围杀在这里,只是太子殿下身上有神器相助,我们只能将他打晕,放在林中喂凶兽。”此人此时目光呆滞,如同任人操控的傀儡一般。

    “那他现在在哪里?”冷冰心听到这话微微思考了下,随即问出口。

    “往东走约三十里。”黑衣人老实回答。

    “好吧,谢谢了!”冷冰心别开眼睛,走向苏天远。

    黑衣人随即恢复正常,并一脸懵圈的望向自己的同伴,他的同伴也亦然。

    “你们可以走了!”冷冰心见几人还呆呆地坐着,便出声提醒了下。黑衣人这才头也不回地跑了。见她朝自己走来,苏天远默默问出声:“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刚才她使用的不是神力,但是他却没有见过,不禁感到好奇。

    “啊?”冷冰心思路被打断,微微一愣。

    “只不过是简单的媚术罢了。在人间的不少修仙者也会,我也是跟他们学的。”冷冰心笑了笑。心想此人远在神界修行,对一些人间的低级术法不太了解,不像冷寒宫离人界甚近,她也经常跑来人间。

    “好吧。”苏天远无奈笑笑,他确实不知,只怪对人间不太了解,便不再多问。

    两人朝黑衣人所指的方向一路寻过去,果然在差不多三十里远的地方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公子横七竖八地躺在一颗树下。这姿势……倒是潇洒。

    两人慢慢走进,却见那少年身上并未见半点血迹,顿时疑惑不已。苏天远蹲在少年的右侧,将他扶起靠在自己的身上。右手探了探他的脉搏。一会儿,转向冷冰心。

    “只是晕倒了,没有外伤。”顿了顿,又道,“也没有半点内伤。”奇怪,那些黑衣人明明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且招招致命,怎么可能将要诛杀的对象毫发无伤。

    随即,冷冰心神色一凝,那法器……苏天远也意识到了,用手探了右手的灵脉。

    果然,少年身旁的佩剑立即飞向苏天远,护在少年的身侧,直至苏天远退离少年三尺远,宝剑才落回地面,又倒在少年身旁。

    “这把剑是上古神器,且认了主,法力不俗!”冷冰心提醒道。她见过的神器不少,远古神器也见过,但是很少,而且都是在神界或是魔界,这是第一次在人界见到上古神器。

    苏天远其实也清楚,但他和冷冰心的想法一样,疑惑的看着少年。两人同时对地上的少年起了浓厚的兴趣。不多时,少年便悠悠醒来。“哎哟喂!我的妈呀,脖子好疼啊!”听这语气,两人接着目光一滞,这语气真是一位皇子说的?同时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哇!是神仙吗?!我是死了见到神仙了吗?”看着眼前容貌不凡的两人,他先是盯着冷冰心微微一愣,后来又吃了一惊。冷冰心不禁扶额,原本她还想着能执掌上古神器会是个风采卓绝的谦谦公子,没想到竟是个谐星。让她一下子又想到白轻尘那斯,不禁一阵寒蝉。苏天远上前挪了两步,刚好挡住了冷冰心的视线。见有人动了,司空玦才回过神。望了望四周,发现没人,环境也没变。又转过头对着他们疑惑道:“那几个黑球呢?是你们救了我吗?”

    “不是。你有神器护体,他们伤不到你便将你打晕,然后跑了。”苏天远此时也是微微笑着,说话温柔至极,沉默时显得人各位冷峻,说话时却是十足的谦谦公子。

    司空玦显然也被他的气质所震撼,忙爬起来,拍拍衣袖上沾染的尘灰。

    “在下司空玦,是旋瞑国的太子,很高兴认识二位!”司空玦倒是豪气得很,江湖气概豪盛,倒不像冷冰心见过的那些居高自傲的皇子。

    旋瞑国地处西南,朝中两位皇子都是国中风评极佳的人物,大皇子司空玦无心朝政,多方游历,解百姓苦难,手执神器除各方妖閖,得到百姓的爱戴。二皇子司空南风身居皇宫,协助皇帝处理政务,是个治国的人才。旋瞑国在他们二人的协助下百姓和乐,社会安定。传言这两位皇子兄弟手足,情深似海。

    “在下苏天远。”

    “怜儿。”

    两人先后应道。

    “怜儿?”司空玦大惊小怪地说道,表情还有些难以置信。实在是夸张!

    冷冰心有点慌了,这人莫不是认识自己!不会吧?我也没记得自己认识个皇子啊!

    “怎,怎么了?有意见吗?”冷冰心心虚道。只见司空玦小嘴一咧,嫌弃道:“没,就是从来没见过神仙也有这么俗气的名字!”冷冰心心下一松,但又忍不住想一掌打晕他。

    算了,忍住,自己堂堂冷寒宫宫主,决不能跟人族一般见识!冷冰心调整自己的愤怒,余光无意间看见苏天远在偷笑。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当初怜儿来冷寒宫的时候,还是自己给她赐的名!记得她那时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还开心了好久!难道这名字不好听吗?

    “两位这是要去哪?不如捎我一程,至少先将我带出这鬼地方,我再请你们吃饭。可好?”司空玦倒是不拘谨,神采飞扬像是知道他们肯定会答应一样,或者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答不答应。

    冷冰心对此人充满了好奇,点头应道:“好啊!”

    看了一眼苏天远,他也点点头,表示同意了。三人一同前往青钽城,刚进入青钽城没多久,三人便不得已停了脚步。

    “这是哪家的小夫妻啊?真是郎才女貌啊!”

    “是啊!我还从未见过这么般配的人啊,肯定是夫妻无疑了!”

    “爹爹,这两位哥哥姐姐好漂亮,我以后也要长得这么好看!’’

    “……”

    此时冷冰心甚是无语,看着身边里里外外围了一大圈人,虽保持了一些距离,但还是无法前行。看着自己被围在中间如同变戏法的一般心里很不是滋味。以前下凡都是易了容才在人间晃荡,刚才竟然忘记了!看了看苏天远,此时他将右手伸出,拦在她的身侧,怕被他人触犯到她。苏天远自己也是温驯非常,虽护着她,但是没有碰到她分毫。冷冰心头微微转向他,非常赞许的对他眨了眨左眼表示敬意,苏天远仍一脸淡漠,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一般,冷冰心又转向司空玦。可惜她没看到的是,在她转过去的哪一刹那,苏天远的耳朵竟染上一丝红晕。

    司空玦呢?刚才不是还在的吗?竟然趁乱跑了,岂有此理!等我再见到他,我一定……还没想完,思绪便被打乱。

    “我回来了!”只见司空玦艰难的扒开人群,向他们靠过来。

    “行了!行了!有什么可看的,人家小两口都不好意思了!都回家看自己相好的去。散了!散了!”驱逐完人群,司空玦从身后掏出两个面具,递给两人。

    “来来来!都戴上,不然都没法出街了。”

    “我还以为你趁乱跑了呢。正想着下次见到你就把你暴打一顿,还好你还有点觉悟。”冷冰心把玩着手中的面具,对司空玦说到。这面具倒还不错,只遮住了上半张脸,方便且不难受。

    “哪敢啊!你们可是我恩人!我怎么可能忘恩负义,我可是很讲义气的。”司空玦拍拍胸膛,明明也就十多岁的小屁孩,却偏偏学一些老成的做派。

    “是是是!义气是吧?那么~”冷冰心缓缓开口,将面具戴好后,随即捏起司空玦的一边脸。用力掐着。

    “哎呦!疼啊!”

    “谁两口子呢?你给我说清楚!”冷冰心恶狠狠的说,手也越捏越用力。

    “你先松手!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司空玦大叫起来。冷冰心听见他的忏悔,便松了手,放过他那粉嫩嫩的脸颊。其实冷冰心对这种事并不上心,别人怎么议论她都不在乎,有些事情自己知道便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不然也不会让白轻尘至今还能自由出入冷寒宫。只是她刚跟苏天远认识不久,甚至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

    自己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不在意!

    “从来没见过哪个神仙这么凶的,我这不是为了给你们解围嘛!还掐我脸……”司空玦揉揉他的脸,抱怨道。

    “这些人不明真相,说的尽是些胡话,你不用在意。”为以防万一,冷冰心还是出声提醒道。

    “司空公子也是为了解围,这不怪他。其他人更是不明真相,我自然不会介意。”苏天远早已将面具戴上,语气如往常一样温柔,但却又有些不一样,冷冰心也说不上来。

    “还是苏大哥温柔,会理解人!”司空玦还在揉他那被捏红的脸颊,顿时整个人看起来软了不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