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武侠仙侠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二十章司空玦的故事
    苏天远看了司空玦一眼,又转向冷冰心,道:“你呢?“

    “什么?”冷冰心一愣,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你会在意他们的说法吗?”

    原来是指这事啊!冷冰心目光从苏天远身上移开,看着街上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尽头,缓缓开口。

    “其实,对于有些事情我从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误会也好,信任也罢,自己心里有数,这便够了。”苏天远和司空玦默默的看着她,若有所思。

    须臾,她又想了想。转向他们微笑道:“当然,随性的前提是亲人和朋友不因此而受伤。”两人均被她的笑愣了神,虽然只露了半张脸,但是这显得她的笑更加的美艳和柔情。

    不知不觉,三人来到一家酒楼前。司空玦跟见到自己家似的,两眼冒金光,活像十天没吃饭的饿汉。

    “小二!快把所以好吃的全都搬上来!快点啊!”吩咐完小二,又转过来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道:“哥哥我都三天没吃饭了,真是饿死我了!对了,我跟你们说,这家店的菜那叫一个香!保准你们忘不掉!”

    “他们为什么杀你?”苏天远抿了口茶,淡然问出声。冷冰心其实也有疑问,见苏天远问出口便将头转向司空玦,等待他的答案。

    司空玦没有料到他会那么问,倒是还没回过神,而后后知后觉的叹了口气。

    “唉,或许是因为皇位吧。”司空玦痛快的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如同将烦恼一口吞没一样般豪爽。

    随后又没心没肺的笑着,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一般。

    “可你们不是兄弟吗?怎么会这么绝情呢?你以前是不是跟他关系很不好,或者很讨人厌,所以他才想要杀你。”冷冰心倒是很疑惑。她知道世间有皇帝,就如同神界有天地一般,但那不是天定的嘛!有什么可争的。更没见过有人会为了个位置会残害亲人。

    “怎么可能!哥哥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连你们不都成我朋友了吗!不,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兄弟的?”司空玦开始还眉飞色舞的,发现不对后,收敛神色,脸凑向冷冰心。

    “哦!那时候抓来问的。”冷冰心摆摆手。

    “是什么原因一定要杀你呢?难道只是因为是太子吗?”苏天远也是不敢相信,他在七宫十二殿呆得太久,此时也想多了解人间的俗世。而且他也不相信是司空玦出的原因,因为这人是真的讨喜!

    司空玦想了一阵,用手挠挠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弟弟以前不是这样的。只是两年前才开始对我穷追不舍。”又满脸无所谓的两手一摊。

    “不过也没事,反正他又杀不死我,我还有法器护体呢!”说着又莫名其妙的骄傲起来,满脸写着真想看看我那白痴弟弟杀不死我的表情。

    “……”

    “你难道没有想过反击吗?”冷冰心抿了一口茶,说道。

    司空玦此时似乎被问住了,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抬头,非常严肃的道:“对我来说,兄弟本就是一体的,不管他怎么对我,我也绝不会负他,这是我对他的承诺,也是子民对我们的期望。所以只要他不做太过分的事,我们就永远还是兄弟!这是谁都无法都改变的事实。”说完,又无所谓地笑了笑。

    苏天远和冷冰心默默对视了一眼,这是他们在司空玦脸色见到的最正经的神情,严肃的如同面对千钧万马的将领,转眼的微笑又如同雨过天晴时吹过的微风。星星闪耀的瞳孔中似乎透过他们看见远方中某人的身影。

    “啊!我的菜终于来了,快饿死我了!来来来,我给你们尝尝什么叫美味!”司空玦看见自己的菜上来了,立马恢复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那是,这位公子真是有眼光,我们店的菜可是全城最好吃的了,两位客官就放心吃吧!”小二连忙应和着司空玦推销自家的菜。司空玦脸都快埋到碗里了还不忘向小二竖起大拇指。

    “那客官先吃着,有事再叫我。”小二礼貌的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你慢点,没人跟你抢。”冷冰心好心出言提醒。

    “你们快吃啊!我请客!”说着将系在腰上的佩剑随手一扔。

    苏天远见他这般行事,心下无奈,弯腰将剑捡起,放回他的旁边。

    “此剑是件神器,需小心保管,莫要丢了。”

    “不爬!沃父皇告诉我,这剑是上古神鸡,已经认我为猪,丢补了!”司空玦扯了口鸡腿口齿不清地说着。好不容易嚼完,又道“只要我一运气它就自己回来了。”

    “你对别人永远都这么没有戒心的吗?”冷冰心有些不悦。虽然她知道自己不是坏人,但是行走江湖怎么能这么没有戒心呢。谁知道他这样,以后会不会遇到坏人。

    想到这家伙以后因此被骗,她还真有些不忍。毕竟太多年没有见到这么单纯而重情的人了!

    司空玦一脸懵,“我又不是对谁都这样!”随后又转过来对冷冰心笑道:“我只是相信你们,我相信你们是好人,更不会伤害我。我的直觉一直很准的!”说完挑挑眉。

    “切”冷冰心哼了一声后埋头吃饭。此时说心里没有半点感触是假的,谁能对素未谋面的人绝对的信任,就连她都做不到。

    司空玦又转向苏天远,笑呵呵道:“我说得对吧?苏大哥。”苏天远点点头,看了眼正在吃饭的冷冰心。眼中闪过一片阴霾,而后也底下头吃自己的饭。司空玦听到满意的答案,又兴冲冲的啃他的鸡腿。

    冷冰心忽然想起来自己被苏天远误伤的场景,疑惑道:“对了,当时你是在抓捕什么东西吗?下手这么狠。连我都没有察觉到你的靠近。”本来这个问题在她醒来的时候就应该问的,但是因为那时的误会,冷冰心都忘了此事了。

    “嗯。我本来是在九池之痕做任务,谁知快离开的时候意外看见了忘川草。我找了它几百年,忽然看见它不免有些失控。所以才失了分寸,误伤了你。”苏天远语气严肃道。

    “忘川草!”冷冰心一脸不可置信看着他。司空玦也放慢了自己进食的速度,抽出空来听他们的交谈。

    “没错,就是忘川草!”苏天远重复道。六界之境寻找忘川草寻找了几万年,他也不知道是何原因,但是对于他来说,忘川草就是他能找到梦琴的机会。当初师父答应他尽全力帮他寻找,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消息,后来师父告诉他,或许普天之下能找到此人痕迹的只有忘川草!

    为此,他也加入了寻找忘川草的行列。

    “不可能啊!我当时在九池之痕也看见前辈了,但是当时他明明被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带走了!按理说当时你误伤我的那段时间应该是不可能看见前辈的!”冷冰心将当时的情景大致说明了一下,不过隐去了自己找忘川草的原因,以及和黑袍前辈的对话。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难道那人在放自己离开了之后又把前辈放出来了?

    “你确定你看见的真的是忘川草吗?”冷冰心再次确认道。

    苏天远坚定地点点头,说道:“我寻找忘川草那么多年,虽然一直没有抓到它,但是我也见过几次,我敢肯定,没有认错!”

    冷冰心垂下手上的筷子,在桌面上敲了几下,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

    那人将前辈抓走难道只是不想让我知道我父母的下落?简直难以理解。而且按照苏天远说的,那时他一直紧跟着忘川草,后来因为太专注了所以才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难道我是因为灵力还没完全恢复,所以才没有发现他们靠近我吗?左思右想,就算自己灵力还没完全恢复,但也不至于弱到这般地步!但是种种迹象表面,事实仿佛就是如此!

    算了,就且当做是这样吧!

    “忘川草是什么?一种灵芝吗?吃了是能延年益寿还是提高修为啊?”在两人都陷入沉思时,司空玦晃着脑袋提问道。两人被他的话打断了思路,苏天远差点没被他的问题噎住,冷冰心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回复道:“更厉害,幸运的话你可以直接往生极乐,不幸的话你也可以去十八重地狱看看风景。”苏天远这下忍不住了,直接笑出声来。

    司空玦瘪瘪嘴,继续低头啃他的鸡腿。

    怎么有这样的神仙……

    怼完司空玦,冷冰心转头看向苏天远,说道:“按照这么看来,前辈肯定是被那人放了,你也不用着急,以后总会有机会见到的。”苏天远微微一笑,温声说道:“放心,我不着急。”

    “你们听说了吗?相府又死人了!”

    “什么!前两天不是刚死一个吗?!”

    “谁说不是呢,这相府现在人心惶惶。大家都说……”说话的人左右瞧瞧,几人更加凑近。

    “相府已经有魔物入侵了。”此话一出,同行四人皆一阵唏嘘。

    “还不止呢!前几天,七宫十二殿来了位神君,说我们青钽城混入了很多魔物,说不定就潜伏在我们四周呢!”

    “我这还是因为我们相识了几十年的份上才跟你们说的,这话说出口啊,我心里都慌的紧啊!过两天我就同妻儿离开这青钽城了。等太平了再回来!你们可别泄露了我的行踪啊!”那人尽力压低了声音同他的伙伴们说着,几个人不禁面露恐惧。

    “你还敢走啊?不怕死啊!”一人极力压低声音,惊讶道。

    “留在这也得死啊!我还不如拼一把!”

    冷冰心三人离他们本来就近,他们说的话尽收耳底。

    听到“魔物”两字,苏天远眉头一紧,本来他的任务就是来察看九池渊的动静,想不到在九池之痕没有找到半点痕迹,却在这青钽城出现了。

    真是阴差阳错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