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武侠仙侠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二十一章重新认识下
    这次怎么着也得把九池渊的阴谋挖出来!

    冷冰心也差不多,当时她在青钽城发现一小部分的九池渊弟子的踪迹,跟了他们一段时间,发现他们没有什么害人之举便没有处置他们。但心里总觉得他们的行为有些怪异,但是又说不上来。

    本想暗自跟随他们,查看他们留在人间的秘密。后来因为当时冷寒宫管辖的人间西部边陲出现瘟疫,她赶忙回去处理那边的事务,很久才得以结束。

    “妖魔吗?”司空玦终于填饱他的肚子,“我还从没见过呢!我一定要去瞧瞧。你们要一起吗?”满脸期待地望向两人。

    “好!”

    “嗯。”

    冷冰心和苏天远相视一眼。冷冰心收回目光,严肃道:“我总感觉,六界之境快要变天了!”回想起自己在九池渊看见的场景,没有阳光照耀的黑暗,长不出绿草的土地,没有清澈的河水,就连食物都是如此的匮乏。她以前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些,现在却完全能理解九池渊的举动。

    在她看来没有哪一个系族可以永世生活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谁都有追求生存的权利!她也更能肯定,此仗不可避免!

    入夜。

    冷冰心在房中拿着酒壶对着窗外的月亮一饮而尽,月光散射在她的脸颊,将原本便雪白的肌肤显得更加明艳动人,倒真应了白轻尘乱扯的那句‘美人白如雪’。

    冷冰心将酒壶轻轻放在桌案上,右手撑起一边脸,深深叹了口气。她离开冷寒宫那么久,师父肯定很生气了。

    那么她会担心她吗?原本可以在明天就前往云痕山脉,但她不想放弃这个任务。如果就这样回去了,只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来做这些事了!

    冷冰心起身,刚想转身回床,便被床沿上那把雪白的剑吸引了目光,此时月光将剑包围着,仿佛栖身灵泉的圣物,洁白而神圣。可是在冷冰心看来却莫名的有些刺眼。看着那把剑,她不禁回想起那时幻境中的情景,心里不免有些暗淡和恐惧。如果师父知道我在封剑阁拿了把邪物肯定会生气吧!

    或者,也有可能是失望也说不定啊!冷冰心用手遮住双眼,用力吸了口气。她不敢想象自己师父那时的表情,不敢想象最尊敬的师父对自己失望时自己的心情。

    唉,心真乱啊!此时房顶上传来清脆的脚步声,行走之人不紧不慢,但声音不算重,也只有她应该才能听到了,好在没有杀气。冷冰心的思路因此被打断。

    他怎么大半夜的还跑房顶吹风?冷冰心随即提了两壶酒跳上房顶,果然,一袭蓝衣在风中随风摆动,借着皎洁的月光,冷冰心将这抹身影尽收眼底,苏天远身体本来就修长,在月光的映衬下更显英姿,仿佛悬崖上的松柏,高俊而伟岸,使人难以别开双眼。

    苏天远感觉到有人靠近,转过头微笑道:“来了啊!”

    冷冰心瞬时在心中被什么东西击中,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扔进一颗小石子。

    这温柔得有点犯规了吧!当然,想归想,她对美色不感兴趣。心情又立刻恢复如常。

    “苏公子倒是雅兴,不过赏月怎么可以没酒呢!”说完便将手中的一壶酒扔了过去,默默走到房檐上坐下。

    苏天远轻松抓住那壶被扔过来的酒,注视着冷冰心,眼中别有一番韵味。见冷冰心坐下,便也走过来和她并肩而坐。

    “这酒虽不比神界的佳酿,但是人间的酒也有神酿所不可比拟的味道。你可以尝尝。”冷冰心饮了一口,微笑地转过头,对苏天远温柔的道。

    “好”苏天远倒是没有犹豫,豪爽的将手中的酒倒入口中。

    “确实好酒!”冷冰心听了他的评价会心一笑,将头转回去,对着月亮悠悠开口:“这天界的圣品吃多了反而容易腻。你呢,好不容易来一趟凡间就应该多尝尝这里的美味,人间啊!可比这天界有趣多了。”

    苏天远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内心经过一番挣扎后,还是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你家中父母不管你吗?”

    话问出口时,他几乎不敢看,只能又饮一口酒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和那只微微发抖的手。

    “我没有父母,我师父说我父母已经不在了。”冷冰心没有多大表情,依旧神色淡淡。

    苏天远听到这句,瞳孔皱缩,整个人都僵住了。愣愣地转过头看着冷冰心,目光如烈火般炙热,还依稀有些朦胧。可惜冷冰心此时正专注的赏月,并没有发现苏天远的异常。

    冷冰心想了想,感觉不太对,又做了些补充。

    “其实我也不记得我父母什么时候不在的,没有什么记忆,也忘了她们长什么样。”

    “没有记忆?”苏天远声音有些细微的颤抖,冷冰心以为是他不胜酒力的原因,便没有多想。“是啊!师父说我之前去斩杀魔族时受过重伤,她好不容易才将我救回,只是之前的记忆都没了。”冷冰心无奈地摊摊手。

    “我也没有父母,也是师父一手将我带大的。”苏天远道。冷冰心吃了一惊,唉,真有缘,这种事都能发生在两人身上。“你还记得她们吗?”冷冰心好奇地问,想看看两人还有哪些相同点。

    “记得,她们是在我很小的时候被人杀害的,我的心上人也是在那时失踪的。”苏天远缓缓道。此时的他面无表情,失去了往日的温柔,显得有些高冷。冷冰心不知该说什么。她心中不禁有些感叹,真惨!背着父母的血债,还要寻找心上人。比起她那什么都不记得,这个太惨了,至少自己还没有烦恼。心中不禁有些心疼这个刚交的朋友。

    “你呢?有没有心上人。”苏天远转移了话题。冷冰心也明显看出来了,但还是愣了一下。

    “我吗?我还没有。不过我也不希望有。”回过神,她说出心中的想法。

    “为什么?”

    “那多累啊!看你不就知道了。我才不要被那些红尘俗世所牵绊,师父说过我要以天下为主。我想,守护这天下!”冷冰心望向十里长街,那里依稀还有些人,她的眼中充满着憧憬和热情。

    天下太大,在她的眼中,天下不是神的天下,不是人的天下,更不是魔的天下。真正的天下是不论正邪的众生。

    可惜啊,乱世终归是不太平的,为了不负师父的期望,不愧对自己的使命,她也只能尽力去守护自己所能守护的一切。

    “也好!”苏天远淡淡的笑道。冷冰心转过头无意间也苏天远四目相对,她这才发现原来他左眼之下有一颗小小的泪痣,不细看很难发现,还挺好看的。夜晚的街市逐渐冷清下来,耳边蝉声萦绕,皎洁的月光散射在两人的身上。两道雪白的身影在月色中格外的耀眼,苏天远心中从未有过的喜悦,凤眸流露的温柔让人沉沦。两人不知在房顶坐了多久,夜色越来越浓。

    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冷冰心站起身,对着苏天远道:“苏公子,时间也差不过了,我先回去准备下,一会儿在楼下会合。”她走了没两步,苏天远便想到什么,立刻起身将她拉住。

    看着被拉住的手,冷冰心不免有些疑惑。只见苏天远温柔的声音传来。

    “重新认识下。”

    说完便将抓着冷冰心的手收回,不失仪态的向她行了个礼。

    “在下苏天远,衡渊宫的弟子,衡黯帝君的首徒。你以后叫我天远便好,不必再苏公子的叫了。”苏天远笑得甚是温和,声音低沉地过于动听,一字一句敲击在冷冰心的心中,如同空谷传音,久久不散。

    衡渊宫的弟子!还是衡黯帝君的首徒!冷冰心瞪大双眼,她知道此人身份肯定不一般,但是却没想到竟如此尊贵!就连白墨上神都要屈膝行礼的人!

    只不过冷寒宫身份特殊,上任天地之主创建后允许冷寒宫仙子可不必要向任何神君行礼。冷冰心心里还有些庆幸。衡黯帝君是位万年来,唯一一位渡过天道雷劫的神仙,他曾经和天道之主星耀帝君征战妖魔界,将魔界稳稳划分在荒北一带,给六界带来百万年的和平。

    后来星耀帝君在两百万年后在天地雷劫中泥磐,魂消大地。如今衡黯帝君年事已高,虽渡过了雷劫,但终归还是免不了死亡。所以这百年来魔族蠢蠢欲动。

    衡渊宫的身份太过于高贵,那里弟子深修山中,很少在七宫十二殿看见他们的身影,就连瑶金宫议事她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衡黯帝君。

    奇怪的是,听闻当年衡黯帝君和星耀帝君情同手足,冷寒宫是星耀帝君所创,这么多年来冷寒宫和衡渊宫却没有半点交集,众人都说是因为圣姑和衡黯帝君有些极大的矛盾,相看两厌,本来她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师父那万年不动的冰山脸也看不出来是否真的有矛盾。

    反正传言嘛!谁知道真假?姑且就当做是吧!

    冷冰心倒是不解,像他这种身份确实不该暴露,之前他也是选择了隐瞒,那他现在又为什么坦白了呢?

    看见苏天远的坦白,她想可能是因为相信她了吧!

    我应该怎么办呢?

    他可是衡渊宫的首徒啊!怎可对上神撒谎!而且他这么高贵的身份既然选择向我坦白了,那我又能辜负这一片信任!

    冷冰心严肃起来,回了一礼,“抱歉,我之前骗了你!那我重新介绍下,在下冷寒宫宫主冷冰心!”这下轮到苏天远惊呆了,两个宫身为七宫十二殿的最强支柱,虽然不曾见面,但肯定也是久仰大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