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武侠仙侠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二十六章圣姑的秘密
    冷冰心面色惨白,虽然自己早就无数次想象这个场景,但是现在真正在这个场景中她还是感觉到害怕!圣姑冷着脸转过身,看向冷冰心,吓得她瞬间低下头。

    我的天啊!师父这眼神怎么怪怪的,这是已经想好怎么处置我了吗?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圣姑将剑递给她,她愣愣地接过剑,但还是没敢抬头。

    圣姑瞥了眼冷冰心手上的剑,眼光没有半分停留,冷冷地道:“玉寒,第三层的剑。”

    “啊?”冷冰心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直愣愣地看着她。自己无数次假想自己手中的剑会是一把邪剑,却没想到只是第三层的剑!

    没错,第三层!!如果这把充满怨灵的剑只是第三层,那么顶层的剑该有多恐怖!

    “封剑仪式消失在封剑阁,你去了哪里?”没等冷冰心接受这个事实,圣姑有开口道。冷冰心详细地跟圣姑说了自己在九池渊的经历还有停留在青钽城发生的事情。

    半晌,圣姑依旧冷着脸没有说话。

    冷冰心还是不放心这把剑的来历,幻境中那场大战仿佛就发生在她眼前,深刻至极,想忘也忘不掉。

    顶着满心的疑问,冷冰心还是将自己在幻境中看见的一切向圣姑说了一遍。意外的,对于这个幻境,师父竟然有些极大的兴趣,认真的听着冷冰心说完。

    “白凰月铃?”圣姑自言自语道。

    她沉着脸,认真回想着过去历史上是否出现过此人。冷冰心也在期待着师父能想起什么。

    最后,圣姑还是瑶瑶头,道:“从未听说!”

    好吧……

    冷冰心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有!师父,我在幻境中不知是看见还是想起,有一个大宅子失了火,好多人被困在火海里,有一个小女孩哭着求一个人去救她的家人。师父,你说你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我就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我就在想,这会不会是我以前的记忆啊?”冷冰心疑惑的看着她。

    “不是!别去纠结这些幻境,幻境本身就是一种迷惑。万万不可当真!”圣姑开口道。

    “我只是害怕,害怕这把充满怨灵的剑是一把邪物!害怕冷寒宫宫主所执之剑是一把邪剑,冷寒宫因此而被六界之境看不起!”

    无忧阁一片沉寂,半响,圣姑缓缓道:“正也好,邪也罢。你是为苍生,这是你的义务。”

    你是为苍生,这是你的义务。

    这句话在冷冰心的脑海中久久不散,她是怎么走出来的她也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圣姑最后提醒她的那句,“记住,玉寒剑是封剑阁中第三层的宝剑,你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幻境罢了。”

    幻境吗……

    目送冷冰心离开,圣姑转身走向玉屏身后,来到一块雪白的石壁面前划开自己的手掌,只见血迅速被石壁吸收,石壁张开一条狭窄的裂缝,圣姑就着裂缝走进里面。这竟然是个密室!!

    圣姑身份高贵,只要她令行禁止便不会有人敢踏入半步,又何必修建一座密室呢?圣姑来到密室中央,密室的四周放着一大片曼珠沙华,使人如同置身花海之中,妖艳的花朵由冰晶所释放的灵气护养,明艳而又凄凉。

    圣姑轻轻摘下一朵美艳的花朵,步伐轻盈来到密室中央挂着的一幅美人画,她轻轻将手中的花放在画前的桌案上,动作轻柔仿佛怕惊扰画中的美人。

    圣姑淡淡道:“何为信仰,我现在懂了。姐姐。”抬起头,她风雨不动的脸上竟划下一条玉痕。画中女子温柔的笑着,手执一把通体碧白的宝剑,隔着画布似乎还能看见那把剑所散发的强烈的光芒。而那名女子竟与冷冰心有八分相似……

    往事的波纹似乎被那把剑轻轻挑起,在画中人的笑中泯灭,在玉无烟的心中荡漾。

    流川宫。

    静谧的院子传来一阵狼哭鬼嚎的求救声,一个小女孩正被自己的父亲用竹鞭抽打手掌,女孩泪流不止,不断求饶道:“父亲!父亲!别打了,青烟知道错了!啊!啊!!”只见男子不仅没停,反而打得更凶了。一旁的仆人不断为女孩求饶。这时一名身着蓝袍的少女路过,这位女子美貌绝尘,一颦一笑都能牵动着人的心。

    见此场景,美眉微皱,转向身边的仆人,问道:“烟儿这又是犯了何事?”

    仆人回道:“青烟公主偷了君上的水镜,不小心使镜子掉落闵阳河引起水灾。据说多亏君上及时发现才免去人间百姓的灾难。”这时,青烟在头脑乱晃中看见来人,心下一喜,如见救命稻草般叫出声:“姐姐!姐姐!救我!!!”手执竹鞭的南笙星君也看向来人,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不料,流川冷漠的说道:“父亲,多打几鞭,让她长点记性。”青烟以为自己的姐姐会像往常一样为自己求情,连忙边点头边道:“嗯!嗯!没错……啊?不对!啊!!”回过神时另一鞭又抽了下去,力道更狠。

    在抽了四五鞭后,流川转向南笙星君,道:“父亲,既已罚过了,请随我前往大厅,我有要事禀告。”

    男子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指着女孩道:“下次你再敢胡闹,我,我打断你的腿!气死我了。”最后两人在青烟的保证中转身离开,至始至终流川没有看过青烟一眼。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青烟恶狠狠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她发现姐姐今天有些不一样,她何时有了一把剑?一把雪白的剑……

    晚上青烟赌气来到屋檐上喝酒,别看她八、九岁的小女孩身材,酒量倒是不差。喝着喝着,便将手中的酒壶往旁边一抛,因为手受伤,力气不大,酒壶轻轻松松便被人接住。青烟恶狠狠地道:“你来做什么?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后者耸耸肩,道:“星耀帝君与父亲商议要事,我便出来了。”说完,就着青烟的身边坐下。青烟心里的气未消,转身便要走,还未站起便被拉了回来。

    流川捏捏青烟粉嘟嘟的小脸,道:“怎么,烟儿还没消气啊?”青烟嘟起小嘴,悠悠道:“最讨厌姐姐了,每次爹爹罚我时,你都不帮我说话,还让他罚我更重些……大家都说姐姐人是最好的,哼!都是骗人的。”

    听她满嘴胡说八道,流川不禁在心里翻起了白眼:“喂,你讲道理啊!半个月前是谁半夜去偷星耀帝君养的岚鸡蛋,被母岚鸡啄个半死,又是谁替你求情的?半年前是谁……”青烟不想再听她说下去,连忙打断她的话:“姐姐!!”

    随即,流川掰过青烟,看着她的眼睛,无比严肃地道:“你错了,但是这一次,你真的错了。流川之上,筏舟之间,安以轻流,胜在无烟。这次你闯的祸很大,数万人的性命弹指之间,你知道吗?!”被姐姐的气场震慑住,青烟不禁有些害怕。

    安以轻流,胜在无烟。姐姐……

    青烟不禁把头埋到低低的,其实她知道自己闯祸了,只是看见姐姐罚自己有些伤心而闹脾气罢了。在无尽的自责中,青烟听见姐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烟儿,姐姐是流川公主,姐姐的责任是守护河川,保护世间与水流相伴的人,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陪你,是姐姐没用了。你是姐姐的珍宝,姐姐会守护好你,给你除守护人间之外所有的爱。好吗?”亲人之间有太多的牵挂,所念之爱,所行之爱,就如山水相融,可有的时候水只能在河中央推动泥沙,所念不可行,可它却忘不了在山中逐流的快乐和幸福。

    姐姐常说人的信仰才是人一生的守护。那么……

    “姐姐,什么是信仰?我是你的信仰吗?”女孩扑眨着浓密的睫毛问道。

    流川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看向星光灿烂的天空,微微一笑,道:“当然是了。信仰啊,就是你抬头所见的紫宸星,一眼入迷,一迷沉沦。根深入骨,至死不渝。”女孩斜着脑袋表示不懂。

    流川揉揉她的脑袋,温声说道:“你长大以后会明白的。”月色清明,皎洁的月光将两人的身影拉长,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这一瞬间可以永世停留。

    往事随云烟飘散,圣姑缓缓睁开眼睛。右手轻轻抚摸着画像上的人,眼神甚是忧郁与悲伤。只见她缓缓开口,嗓音嘶哑,声音还有些颤抖地说道:“如果你当年没有带回它,是不是就可以陪着我了?姐姐。”

    冷冰心回到冰华殿,刚踏入门口怜儿就迎了出来。看见冷冰心安然无恙的回来,怜儿直接热泪盈眶。

    看着这孩子这么担心自己,冷冰心感动的帮她擦掉眼底的泪水。安慰道:“放心吧,我这不是没事嘛!”

    怜儿含着泪水点点头,道:“刚才小公子将您接回来后还跟我说刚才圣姑的表情超恐怖,我们都好担心您被罚!”说着说着又哭了。冷冰心无奈的笑着,继续帮她抹眼泪。说到白轻尘,这会儿怎么不见他在这里蹦哒。

    “白轻尘呢?”

    听见冷冰心的疑问,怜儿回答道:“小公子本来和我在这等你的,后来白墨上神过来把他揪走了!”听了这话,两人都笑了。

    怜儿停止了哭泣,拉着冷冰心转身观察。看着她这小心翼翼的样子,冷冰心苦笑道:“怜儿,你这是干什么?”

    “宫主你不知道,因为我无法前往封剑阁,我听说封剑阁塌了的时候,宾客都快走光了,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就哭着想要跑去求见圣姑,后来在封剑阁的侍女姐姐告诉我你没事,已经失在封剑阁了我才微微放宽心。你消失的这几日我一直以泪洗面,生怕你被那道紫雷伤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