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女主她不讲武德 > 第859章 被流放的女战士97

第859章 被流放的女战士97

  第859章 被流放的女战士97 (第1/2页)
  
  聂华觉得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那个鲍馥,越看越古怪。
  
  她就算不是于潭,就凭她以第三名的实力走到第二轮,也知道她不一般了。
  
  聂华将她的资料已经翻看了好几遍。
  
  这女人是凭空出现的。
  
  可以说是突然有一天,就开始在中央星扬名。
  
  没几天,又突然进入第一军校。
  
  整个人都很神秘……
  
  s-的精神力已是出类拔萃,不管她来自那颗星,都不可能碌碌无名吧?
  
  a+的体能?不可能!
  
  没看见她的身手吗?聂华看得清楚,自己倒下时,那么多人,那么多枪对着她扫射,都没伤到她。后来她一个人围追那么多人,那体能说是ss都有人信吧?
  
  所以,身体素质这点,肯定是第一军校谎报了!
  
  越是这样,聂华越是慌张!
  
  身体素质能谎报,这个人的真实精神力和来历,又何尝不能?
  
  他越发断定这鲍馥不是真的,或者压根,从一开始就没有鲍馥这个人。为此,他还又一次连线了老爹。
  
  随后他得知,于潭家族确实有非同一般的家传搏击术和特殊步法。这或许能解释比试中那人诡异的身法……
  
  几乎每一条都对上了!
  
  聂华扫眼看台上的时墨。
  
  那家伙原本碌碌无为,一直在候选里倒数。现在呢?支持率第二,热度第一。等大比结束,他的支持率必定还要往上。
  
  为了上位,使手段自然不稀奇,弄虚作假也很正常。
  
  聂华觉得,他们必定在作弊,很可能“鲍馥”这个人,就是为于潭定制的马甲!
  
  呵呵!
  
  让他对上于潭?
  
  听说,当年的老爹虽精神力比她强,都没办法一定赢她,自己能?
  
  第一阶段他已颜面尽失,第二阶段必须晋级。
  
  而且他已经和同样进入前十的两位通过气,他们会给他留一个他冲锋甲。所以就算拿不了新人王,他也至少要进第三轮,要拿前三。这样才能保证他今后的前途。
  
  他怎么能坐以待毙?
  
  于是,就在所有人准备退场之时,中央军主席台监管处突然接到了实名举报。
  
  是聂华举报的。
  
  按理这事不该他来,可他来不及调度和说服其他参赛者来做了,他只能自己来。
  
  他提出质疑,认为第一军的鲍馥,是被人假冒了。
  
  他自然不会傻乎乎指认鲍馥是于潭所扮,而是表示,鲍馥曾是自己亲妹妹的好友。他还是相对熟悉的。可眼下的这个鲍馥,和几个月前相比不但能力突飞猛进,还性情大变。他怀疑,这鲍馥有问题。
  
  而且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在刚刚的第一轮第二项体现的技能过分了,她至超越了许多从军十年二十年军官的素质。
  
  而据他从妹妹那儿得知,鲍馥之前一直都是学生,其父也没有这些本事,所以怎么看,都很古怪!
  
  他要求彻查眼前这个人,查她的身份,测她的骨龄,检测她是否有整容,查是否有人假扮鲍馥……
  
  聂华找聂荣海商量过了。
  
  原本他想要求查这鲍馥的dna,但聂荣海告诉他,于潭的dna信息早就被军部删了。所以查这个没用,根本没法证明这女人不是鲍馥。所以测骨龄是最好的办法。
  
  鲍馥的档案年纪是二十,要骨龄偏差个一两岁还说得过去,可查出要是四十好几,那便是板上钉钉的诈骗了。
  
  伪造档案加比试舞弊,就能让第一军校这回栽个彻底!
  
  然后就是整容,但凡有整,总归有迹可循……
  
  父子俩对这个举报寄予厚望。
  
  如果成了,不但能直接瓦解于潭的下一步动作,还能让她从第一军滚蛋。而第一军包庇和弄虚作假被拆穿,势必受到处罚。
  
  那鲍馥还是空降入学,本就不合规矩。军校入学审批严格,可见第一军是早有预谋。
  
  届时时墨难辞其咎,不可能全身而退。他虽不至于因此倒台,但这次大选的前程总归也到此为止。
  
  聂荣海亲自给第五军那里打了个电话,对方一听说可能影响到时墨的大选支持率,立刻点头表示愿意适当地推波助澜。
  
  于是,这个举报出来后,看台上立马出现了力挺的声音。
  
  陶然被叫了过去。
  
  “荒谬!滑稽!荒唐!”她看都没看聂华一眼。
  
  “怎么?你不敢验!你心虚了!”聂华立马来劲。
  
  “我只是觉得因为你输不起就随意质疑和举报他人的行为上不了台面。我在比试时击杀了你,你就这么对付我。你连从军的基本素养都没有,如此小肚鸡肠,如何带兵?如何服众?如何成为合格的军官?
  
  你这么打压对手,我都看不懂,你究竟是为了一报之前被我一枪射杀之耻呢?还是怕下一轮即将到来的机甲战会在我手下输得很难看?”
  
  陶然很犀利。
  
  面对这些所谓的长官,她可不怵。
  
  聂华的意图被当众揭穿,自然是气急败坏涨红了脸直跳脚。
  
  “你少信口雌黄!你这般狡辩,分明就是不敢去验!”
  
  “我可没信口雌黄!你要是没有企图,要是真对我有质疑,在一轮第二局我射杀你时就该跳出来举报我,怎么会一直等到现在?一直等到发现下一轮又是你我对抗时才忍不住出来举报?
  
  你分明就是畏战!就是输不起!就是行为下作!而且,你有确实证据吗?就凭你的猜测,就要检测我,凭什么?
  
  照你这种玩法,是不是所有赢过你的人都要被你举报?喏——”
  
  陶然手指主席台上摆放的奖杯。
  
  “你不如直接搬走,也省得这么麻烦!”
  
  陶然才不管那边好几位长官都示意她先暂停的手势,始终扯开嗓子,生怕媒体那里捕捉不到她的声音。
  
  “作为军人,你不但没有基本素养,连基本的骨气都没有!丢人现眼!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不管是做军人,还是做人,真要想较量,就该在比赛场,战场上见,而不是通过些台下的小动作。”
  
  陶然如柄机关枪一样的呵斥,让聂华几次想插话都没能成功。反倒是他的那点小心思,小意图,全都被她倒出来了。
  
  而她的说辞,竟是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和力挺。聂华看在眼里,恨在心头,只能一个劲给五军八军的人使眼色。
  
  谷聂华:“你到底敢不敢验?”
  
  “我可以验,但如果说验出来没问题,也不能让我就这么白验了吧?”
  
  “你要怎样?”
  
  “我要你当着媒体的面给我道歉,并承认你是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仙武帝尊 史上最强炼气期 超级医生在都市 豪婿 文明之万界领主 冷清欢慕容麒 女神的超级赘婿 顶级神豪 武炼巅峰 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