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都市小说 >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 0421.雪奈:是你自己不把握机会(二合一)
    姜直树的叔叔姜一川,曾是术师界有名的强者。

    年轻、强大,难免骄傲,哥哥姜久郎在时,还能有人压得住他,后来哥哥有了表......有了嫂子,姜一川立刻如脱缰的野马,同时成为了一代术师的噩梦。

    姜一川,自由了。

    优点就是他自由了,没人再能管着他。

    缺点同样明显,没人再给他擦屁股。

    好在后来他有了花子,准确的说是花子终于降服了姜一川。

    术师大佬姜一川硬着头皮去赔礼道歉的景色,有些人应该还记得。

    那便是被花子逼的。

    而表面上他的确获得了原谅,可等到女儿出生之后,一张张丑恶的嘴脸直接气疯了姜一川。

    ……

    王座之上,白面摘下,露出一张伤口纵横叫做的脸,修罗王姜一川说:“我对不起花子,更对不起悠子,我不是个合格的丈夫父亲。”

    说完这句话,姜一川的声音变得颤抖,“她们,还好吗?”

    显然,叔叔知道女儿以另一种形态活在世上的事情。

    姜直树回答:“花子阿姨已进阶到了a级,小悠子和大家玩得都很好。”

    “哦......”

    沧桑版的姜一川轻轻地点了点头。

    继承大御天之位是件难到极点的事情,姜直树从出生便开始尝试,持续将近六年,结果则是越来越糟糕。

    然后,他去了小世界,暂时免除了苦难,但他的继承之路仍需要走下去。

    归来第一步提升咒力等级,第二步开启天道之门,第三步将原本的力量收回来,最后一步就是叔叔姜一川。

    关闭天道之门只是姜一川当年所做的一件事,还有便是在嫂子的帮助下占领修罗道。

    从那张满是伤痕的脸即可看出来,姜一川打了多少场仗。

    为防止意外发生,和久之田雪奈一样,登上修罗王座的第二天,姜一川封印了自己的记忆。

    而记忆重新开启,是见到大御天姜直树的那一刻。

    此时,叔侄两个再见面,简单交流,随即沉默。

    “叔叔,您不想再见见花子阿姨和悠子?”姜直树问道。

    “下辈子,我会去找她们赎罪的。”姜一川说。

    “其实为了我,您没必要这样。”

    仅是让姜家能够保留下香火,姜一川的牺牲何止是巨大?

    闻言,姜一川笑了,虽然他的笑容很难看,甚至可以说是恐怖,“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和悠子都好好的。”

    “……”

    记得姜直树得知花子老师的专属术式是悠子的时候,吃惊不已。

    咒术怎么可能造出人呢?

    悠子只是意识体。

    意识体也不对,咒术不可能出现自己的意识。

    今天他终于明白了,一川叔叔关闭天道之门,救的不只是他,还有小悠子。

    如此一来,叔叔进入修罗道杀戮枯坐十几年的便完全可以说得通了。

    “直树。”

    时隔十几年,姜一川重新叫了声侄子的名字。

    “我能帮你的,就到这里了,接下来你要怎样选择全看你自己。”

    说着,修罗王姜一川放下了手臂,“我累了,下辈子,我想陪在她们身边。”

    姜一川的头也垂了下去。

    “哗啦啦啦啦”!......

    锁链颤抖的声音,从姜一川的背后开始延伸,穿过王座到后侧还有四道身影。

    人道灵王八尺熏,地狱王、饿鬼王、畜道灵王,冥国六道五大灵王全部在这个空间里。

    姜一川是锁住祂们的人,如今他一死,四大灵王纷纷睁开了眼睛。

    “你......你们?......”

    八尺熏之外,下三道的灵王无一说得出话。

    姜直树上前,搂住快要倒下去的叔叔。

    一人封印四大灵王,叔叔的确累了。

    下辈子……假如姜直树成功掌握大御天的权柄,叔叔的下辈子去哪儿,应该可以由他来决定。

    重新看向四大灵王,姜直树抱有些许歉意地说:“过多的,我讲了意义也不大,我会将你们体内的异种力量吸走,不管最后我是怎样,对你们,这不是什么坏事。”

    成就大御天的最后一步,当然是收回属于大御天全部的力量。

    杀戮、贪婪、放纵等等虽然是负面的,同是力量的一种,姜直树若能成功,他就是大御天。

    失败……姜直树死,冥国六道进入六大灵王争霸,争夺新任大御天的时代。

    “嗡”的一声。

    姜一川的身体化作血色的咒力进入姜直树的身体。

    完整版的鬼哭狼嚎。

    吵得姜直树瞬间便想一头撞死。

    同一时间,修罗城巨变。

    所谓修罗城,可以看成为修罗王分担杀意的地方。

    大御天可将负面力量分给六大灵王,六大灵王一样可以继续往下分。

    杀戮这种东西,非常恐怖,假如没有修罗城,修罗道决计没可能跻身上三道。

    姜直树回收杀戮之力,被囚禁在修罗城的囚犯们生前的记忆随之浮现。

    被召唤到修罗城的灵魂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他们所犯下的罪孽足够去下三道。

    而来到修罗城,是惩罚,也是机会,倘若有人能安安稳稳地在修罗城生活十年,出城的大门自然会开启。

    姜直树看到了桃儿。

    城中的宫野桃望着漩涡中的一双巨大的眼睛泣不成声。

    “姜直树,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你说不抛下我,这就是你说的不抛下我,你这个骗子!”

    姜直树挥挥手,宫野桃从修罗城中消失。

    ……

    久田市。

    姜神社。

    姜直树拎着礼物盒推开了家门,高喊一声,“姐姐,我回来了!”

    “铃铃铃”~

    后宅屋檐下风铃的声音。

    围浅色围裙的久之田雪奈从厨房中走出来。

    “呵,你还知道回来?”

    姜直树放下礼物直接出a,不过时间不长,雪奈也未做阻拦。

    “找到宫野桃了?”

    “嗯,找到了。”

    不多久,姜直树换上居家的衣服,坐等晚饭一盘盘上桌。

    他半躺在垫子上,欣赏着姐姐飘逸的身段,多日不见,姐姐又好看了。

    增味汤、饭团子,外加鱼啊菜啊,满满一大桌。

    姐姐的手艺见长,也有可能是心理作用,反正今天的晚饭,姜直树吃得格外地香。

    “雪奈姐,怎么不说话呢?”

    吃着吃着,姜直树不禁问道。

    久之田雪奈说:“看到你就生气,不想说话。”

    “那我走?”

    雪奈拿筷子“pia”地打了他一下。

    小时候,姜直树经常在饭桌上挨打,今天他又挨打了,感觉居然还不错。

    姜直树发誓,他决计没有抖m属性,只是单纯地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

    “姐姐最讨厌的事就是做饭,尤其是叔叔回家的时候。”

    “姐姐其实挺可怜葵的身世的,只是葵总和姐姐抢我,还总是挑衅。”

    “当初,天道灵王的位置是葵求来的,她不想忘记姜直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求雪奈姐;雪奈姐的心很软的,就答应了下来。”

    久之田雪奈挥筷子,“好了,你别说了,赶快吃饭。”

    “好哒。”

    姜直树笑了一下,继续低头扒饭。

    趁这个空隙,久之田雪奈揉了下眼睛。

    刚才她打姜直树,没有受到任何反噬,说明……

    久之田雪奈连续几个深呼吸,恢复镇定。

    这时,姜直树想起来,“哦对了姐,看看我给你买的礼物。”

    久之田雪奈冷冷地说:“先吃饭。”

    “哦。”

    “买的是什么?”

    “一套衣服。”

    雪奈冷笑,“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衣服。”

    “怎么可能?”

    姜直树反驳道:“不信雪奈姐你可以穿上试试。”

    穿上不就上当了嘛。

    久之田雪奈自然听得出来。

    不过雪奈并没有反对,不反对约约约等于默认,姜直树立即开启倍速扒饭模式。

    几分钟后,酒足饭饱。

    嗯,姜直树喝了几口小酒,不太好喝,但姐姐也喝了,双颊微红,那么此次牺牲便是值得的。

    姜直树欣赏姐姐吃饭。

    姜直树欣赏姐姐吃饭。

    久之田雪奈被赏烦了,手指浴室的方向,“去洗澡。”

    ......

    据不完全统计,男人洗澡的速度是女人的2~∞倍,如果没有要求什么的,姜直树经常一块香皂打天下,速度方面,打桃儿那样的六七个不成问题。

    待他归来,饭桌已被收拾干净。

    重点是,他刚才的位置旁的礼物盒开了,里面的黑白女仆套装不见了。

    哇,衣服被姐姐拿去洗了!

    不可能,雪奈姐不是那样的人,所以肯定是回房间试穿去了。

    那一间卧室中。

    久之田雪奈盯着铺上的只能勉强叫女仆装的衣服,一阵咬牙切齿。

    “他竟然说这是正经的衣服。”

    从前到后,从左到右,雪奈没看出一点正经。

    女仆的裙摆拖地是不对的,但像这么短的,雪奈第一次见。

    还有胸前的领口,那是领口么,露出小半个罩杯,是胸口才对。

    “那个死家伙!......”

    雪奈一直在家等着某人回来。

    若是完完整整的回来了,即是计划失败。

    雪奈愿意陪他走完人生中最后的旅程,然后他的灵魂去哪儿,她便去哪儿。

    可之前的一下,雪奈打到了他,也就是说,回来的并不是完整的姜直树。

    他已经开始尝试收回所有的力量,这很艰难,难到今天有可能是雪奈见他的最后一面。

    于是再次深吸一口气,高冷的女仆雪奈大人登!......

    姜神社已再无第二个人的身影。

    他走了。

    时间到了。

    雪奈眼含泪水说:“是你自己不把握机会,不怪我。”

    迈开黑丝包裹的腿脚,雪奈走到了干净的饭桌旁,桌上多了张纸,上面写着——

    【雪奈姐,下辈子我一定当哥哥,哈哈哈。】

    【当年你那个弟弟为了王权杀了你,我不是他,永远都不是。】

    【好想再躺在你身上美美地睡一觉。】

    【雪奈姐穿我买的衣服一定很漂亮。】

    【我会回来接你的,等着我。】

    【我不回来你也得在家等我,不然万一我要是回来了,发现家里没人,我会生气的。】

    文字下面还有张鬼脸,画功很差,意境是姜直树小时候的那样,调皮捣蛋。

    久之田雪奈被他气笑了,旋即回房又把衣服换回来。

    那套令人羞耻的女仆装是为一个人穿上的,他走了,雪奈便没有理由继续穿。

    平整地折好姜直树留下来的纸,装进口袋,久之田雪奈跪坐在桌前,檀口微张,哼起了十几年前哄睡小直树的歌谣。

    他太闹了,睡着的时候才肯老实,再倒退一千年,雪奈也是用这首歌哄睡自己的亲弟弟。

    她叫雪奈,久之田的姓氏是后加上去的。

    在一口枯井中,雪奈过活了千年,准确地说,是被亲弟弟杀死,怨恨太重,不肯入六道,在死亡的那口枯井徘徊了上千年。

    直到遇见爸爸和妈妈,妈妈一眼便看出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也正是那一天,雪奈恢复了记忆,记起自己是霓虹古代的公主,记起了为王的弟弟被女人蛊惑杀死自己的事情。

    先王生有一儿一女,英年早逝,弟弟继承王位,可惜年纪太小,便由姐姐雪奈来辅佐。

    如此十几年,雪奈公主的美名传遍每个角落。

    弟弟十六岁,雪奈将手里的事务逐渐还给弟弟。

    对王权,雪奈并不感兴趣,当王除了忙就是忙,非是为了弟弟,她早就不干了。

    然而这些年来,雪奈将弟弟保护得太好,使得弟弟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弱。

    从外人看来,就是权力交接迟缓,雪奈说弟弟没有错,那就是她的错喽。

    弟弟的女人,也就是王妃,嫉妒雪奈。

    一个女人受人民爱戴不说,长得还漂亮,甚至王上说过,若非雪奈是亲姐姐,他一定娶了姐姐。

    众多复杂心情的促使,王妃开始说雪奈公主的坏话,一开始受到了王的责罚,久而久之,不断地磨耳朵,她终于成功了。

    直到被掐死的前一秒,雪奈都没明白,弟弟为什么要这样做。

    带着这个疑问,雪奈的灵魂千年不散。

    后来,妈妈告诉她,“你分明只是姐姐,却做了母亲该做的事,而且是溺爱儿子的母亲,他被你宠坏了。”

    千年以后,雪奈重新当姐姐,成为了一名严厉的姐姐。

    姜直树说:“我不是他,永远都不是。”

    雪奈闭着眸子说:“你当然不是,你是姜直树,我的男人。”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