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小说迷 > 历史军事 > 恰锦绣华年 > 514 番十一(2)下笔如有神
    ——————————

    楼主:邪教教主猥琐生存

    楼主肥来啦!

    看到这么多的朋友给楼猪留言, 楼猪真是老怀甚慰啊~

    为爱打尻, 楼主也觉得进展好像有点儿快了,不过太含蓄的话篇幅可能会拉得很长, 楼主觉得自己大概写不了那么多[笑哭],所以只能让大伯更主动一点啦

    123456789,嗯嗯,好的,这里楼主会改掉重新写的

    蜂蜜柚子茶, 大伯不会那么快就扑倒小七的[偷笑]

    四行书,兄弟,清醒一点,这里是伯侄贴

    听取大家的意见,我把昨天更的那一part最后两段删掉了哈, 下面是今天的part:

    【“今日署里无事, 我便来看看你。”燕子恪笑笑, “健体课少上一堂也不妨事。”

    燕七就也没再多问, 反正这位先生蛇精惯了。

    伯侄两个在小树林儿里闲逛,远远地看见几畦田地,田里种的都是草药,药田旁边,一片土墙茅顶的田舍搭在那里, 门楣上挂着写有“百药庐”三字的匾额。

    “过去看看。”燕子恪带着燕七往百药庐行去。

    ……

    解决了百药庐内李医师被杀事件, 燕子恪便留下来和乔乐梓一起解决后续事宜, 至下午放学, 燕七仍旧同着燕二姑娘和燕五姑娘一起乘车回府。

    今日不是请安日,各房可以在自己的院子用饭,燕子恪却跑到坐夏居来蹭燕七姐弟俩的饭吃,吃罢饭,燕九少爷回自己房间看书,燕子恪则去了燕七的书房喝茶闲聊。

    “上了学人人皆需有字,”燕子恪轻笑着和燕七道,“小七不若就叫安安罢。”

    “好啊。”燕七夸她大伯,“好名字。”

    “呵呵。”燕子恪靠在椅背上,随意打量燕七的书房,目光却无意落在靠墙那一壁书架的最上面,似乎有一个兽头摆件,便指着那厢问,“那是何物?”

    燕七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好像是个辟邪的摆件,我有记忆时起它好像就在那儿了。”

    燕子恪好奇宝宝似地站起身走过去,长臂一伸将那摆件取下来,拿在手里细看了片刻,目光微闪,道:“此物安安送了我可好?”

    “尽管拿去。”燕七道。

    燕子恪便将那东西袖了,在燕七的脚上看了看:“安安这双鞋子小了,换了吧。”

    “好。”燕七没有多说。

    燕大太太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忽视二房的姐弟俩,燕七到了这个年纪正是长个头的时候,个子一长脚就跟着长,这双鞋子早就显小了,燕大太太却一直不曾让针线房的人来给她量尺寸做新鞋。

    送走了燕子恪,燕七梳洗睡下,一宿无话。】

    60楼:男神你内裤掉了

    楼主干得漂亮!大伯不但完美地让小七避开了元昶,还成功地解决了色医师被杀案!

    61楼:小香风

    哈哈哈哈!顺带着让大伯把天石也顺走了,安安可以提前瘦下来啦!!

    62楼:是胖纸不是胖次

    哈哈哈!看得太欢乐了,尤其是大伯把天石顺走的时候!如果再能顺便解决掉大太太就好啦,实在不想再看到这个把大伯祸祸了的女人了!

    63楼:123456789

    楼主删掉那两段后感觉就好多了

    以及,十分不想看到大太太,赶紧让她领盒饭吧!

    ——————————

    这些人连天石都知道。

    从昨天醒来到现在,事情似乎是在沿着“前世”的主线在发展,然而因着那位“楼主”的一支笔,这条主线上蔓生出的支线又有别于前世。

    安安讲过一个“蝴蝶效应”的故事。

    而现在,这支笔已然造成这蝴蝶扇动了翅膀,“前世”的命运主线,怕是要彻底因这一振翅催生的巨浪,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不知在别人笔下的自己又会有一段怎样新鲜的人生?倒令人有些好奇起来了。

    ……

    当夜很是忙了一阵。

    先袖着那天石去寻了杨姨娘,质问她几时将这块天石置于安安书房的,杨姨娘虽不承认其有私心,却因自己【仿似洞悉一切的目光审视下】,终于很是随意地心态崩溃并表达了对安安的嫉恨。

    于是提前做出将其一家三口放逐出府的决定,将属于惊澜的那份家业交与了他,令他次日带着杨姨娘与惊秀出府住去庄子上,对外只宣称家中姨娘患疾,恐过了病气与家人,因而送去庄上修养。

    处置罢杨姨娘,连夜又去了抱春居寻芳馨。

    申饬了她身为主母却包含私心,对二房姐弟不闻不问有意苛待,芳馨原不肯承认,却因自己【仿似洞悉一切的目光审视下】,终于很是随意地心态崩溃并表达了对安安的嫉恨……

    于是令她次日前往家庙“休养”一段时日。

    晨起上朝,朝后向玄昊讨要了四位宫中的管事嬷嬷回府。

    两个负责代芳馨打理府务,两个寸步不离地跟着惊梦,并在自己的授意下以最为严格的宫规调.教于她。

    【合府上下终于清静了】——脑海中的文字这样闪过。

    教人难以理解的是,如此极端与激烈的手段,竟丝毫未引起府中其他人的疑心与反对,似乎只要那位楼主不下笔,这些人就不会有任何特殊的反应,而只会顺从那位楼主的心意,将一切事态发展都视为理所当然毫无争议。

    包括安安。

    这种感觉……令人忽觉不喜。

    ——————————

    72楼:咖喱咖喱辣

    终于清静了!下面就全都是伯侄有爱互动了吧!

    73楼:社会我gai哥

    楼主别忘了趁早解决掉吐米,后头就不会发生集体嗑药的事了

    74楼:世界爷

    我能不能要求一下,别让大伯的第二人格继续作案了啊?大伯太可怜了

    75楼:74楼是位好同志

    顶楼上!这个最重要啊!

    楼主:邪教教主猥琐生存

    放心!楼主绝壁是大伯的亲妈粉,虽然后面的剧情有可能会ooc,但楼主写这篇同人就是为了给大伯弥补所有的人生遗憾的啊!不仅仅只有小七,所有的遗憾都会给大伯补上的!给楼主加油吧大家!

    下面是今天的更新,楼主决定这一更从小七的视角来写(^_^):

    【待到上巳节的时候,燕七已经彻底瘦下来了。

    果然是那天石之故。

    瘦下来的燕七穿着她大伯亲为她挑选的新衣裳,美出了新高度,一路往归墟湖上去,一路吸引了不少目光。

    可惜一个大好的节日让一起天火杀人案给败坏了兴致,燕七发觉杀人手法似乎用到了现代化学之后,向着那位疑犯试探了一句:“tim。”

    然而并没有试探出有老乡存在的迹象,反而因这手法太过离奇而引起了燕子恪的怀疑。

    “安安是如何知晓这手法的?”燕子恪问她。

    “从一本没了封皮的破书上看来的。”她捏谎。

    “没有骗我?”燕子恪却不好骗,一对凉且清的眸子盯进她的眼里。

    “没有。”她理直气壮地继续捏谎。

    “哦。”燕子恪起身走了。

    这是……生气了吗?别耍小孩子脾气啊。

    不成想这顿气一生竟是好几天,好几天那位都没和她说过一句话。

    燕七扪心自问,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儿理亏。

    大伯如此地信任她,将她当了知己,她却有事瞒他,换作谁也不会开心的吧。

    真要说实话吗?

    思考了几日之后,燕七决定向她大伯交待一切。

    因为她和他是知己啊,他有多信任她,她也就有多信任他。

    这样的一份坚不可摧的信任,不该因隐瞒一份没有多少价值的事实而让彼此产生隔阂。

    于是挑了个燕子恪下班早的晚上,燕七径直去了半缘居。

    她大伯又在一个人喝小酒,她进屋时他已经喝了半醉,歪倚在临窗的小炕上,目光迷离地望着窗外皎洁月色。

    “还生我气哪?”燕七走过去在炕桌另一边坐了。

    燕子恪只是笑了笑,捏着小酒葫芦往嘴里灌了口酒,在她脸上扫了两眼,才道:“安安又瘦了些。”

    “为伯消得人憔悴啊。”燕七说,“我是来认错的,顺便准备坦白一切,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从宽处理啊?”

    “坦白?”燕子恪坐起身,拽了个引枕靠在背后,歪着头望住她,“若是不想说,也可以不说,人人都该有几个专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那你还生我这么多天的气……燕七无语地甩掉脚上的鞋,盘膝坐上炕,面向着眼前这位醉体横陈的敏感家伙:“说来也不算是什么不能说出口的事,只不过这件事因为太过离奇,若是说给别人听,只怕要把我当成妖怪什么的绑柱子上活活烧死,不过如果是说给大伯听的话,我还是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哒,你确定你不想听吗?”

    “想听。”这位毫不犹豫地道。

    “……”燕七一手支了腮,组织了一番语言,这才慢声开口,将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和经历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出来。

    燕子恪并没有多惊讶,就仿佛他早已有所料一般,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插言问上一两句不大明白之处,其余时间就只是保持沉默静听。

    待燕七终于讲完,两人一齐陷入良久的沉默,好半晌燕子恪才微哑着声音开口:“安安是否想过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去?”

    “没有啊,”燕七答得十分肯定,“比起那个世界,我更喜欢这个世界,既然穿来了,我就不想回去了,既来之则安之,所以我的字叫安安。”

    燕子恪轻笑起来,忽而抬手,长臂越过两人之间的小炕桌,轻轻地盖在燕七的脑顶上:“既来之,则安之。安安,那就留在这儿吧,这个世界,会有令你喜欢之处的。”

    “是啊,有的。”燕七望着他。

    燕子恪眸光微动,盖在她头上的手轻轻顺着她的脸庞滑下来,而后指尖一勾,将她的下巴轻轻托了住。】

    83楼:谁家大爷丢了?

    嗷嗷嗷嗷——楼主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84楼:奶黄小面包

    嗷!!!捂眼!!!大伯你要干啥你要干啥你要对我家安安干啥!!!

    85楼:……

    ……………………

    86楼:男神你内裤掉了

    紧张得我抱紧了怀里的二狗子

    87楼:珠萝记

    既盼望又害怕,求大伯抚摸!

    88楼:专业坑爹一百年

    ……虽然我一直站大伯,但是真到了这个时刻突然又觉得遭受到了人性和三观的考验……要不……我还是爬墙回去站元昶吧,真心有点儿接受不了大伯和小七有这样的亲密接触

    89楼:铲屎奴

    86楼的同学!我家猫主子也叫二狗子!握手!男神你内裤掉了

    90楼:爱豆爱豆豆

    真的是尴尬得不行了,求别写成男女cp行吗?让我伯和我七安安静静地当一对知己不行吗?

    91楼:男神你内裤掉了

    咳……回复89楼的同学,别误会,我家二狗子不是猫,是我男友233333

    92楼:生命大和谐

    本人无底限,唯求jq来得更猛烈![狂笑]

    93楼:楼主还是改改吧

    楼主还是改改吧,哪怕隐晦一点点呢,这么直接热烈的燕子恪我有点儿承受不来……

    94楼:蒜你狠

    楼主改了吧,大伯是禁欲系的

    95楼:月半子

    瞎b写,弃了

    96楼:aubrey

    我觉得进展还不错,当然,楼主再改得稍微含蓄一点个人觉得会更好些

    97楼:小奶狼

    我支持大伯和七柏拉图

    98楼:何不食肉糜

    抢占100楼!

    99楼:何不食肉糜

    我占!

    100楼:何不食肉糜

    我抢!

    101楼:尤老母

    我就想看看楼主会不会挑战三观[笑而不语]

    楼主:邪教教主猥琐生存

    ……[流泪/ll]……我以为你们都想看大伯和小七怎样怎样,原来是在下错了……

    那好,我再改改最后一段……

    ——————————

    看着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伸出去,盖上安安的头顶,随即轻轻顺着她的脸庞滑下来,指尖一勾,将她的下巴轻轻托住……这样的动作让人十分不适。

    脑海里的这些人似乎误会了什么。

    安安于自己来说,既是亲人,亦是知己,还是性灵相合的侣伴,然而,此“侣伴”非彼“伴侣”,这些想搓和他和安安成为伴侣的人,究竟是想从中得到什么?

    一念未了,忽而看着自己的手又一次不受控制地伸出去,盖上安安的头顶,随即轻轻顺着她的脸庞滑下来,指尖一勾,轻轻在她脸蛋上捏了一把,笑道:“有就好。”

    ——?

    看安安脸上的神色,仿佛刚才被自己用手勾住下巴这一动作从未发生一般。

    一念未了,忽而看着自己的手再一次不受控制地伸出去,盖上安安的头顶,轻轻拍了拍,随即收回手来,轻笑着道:“那便好。”

    ——??

    一念未起,看着自己的手第四次不受控制地伸出去,盖上安安的头顶,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随即收回手来,轻笑着道:“那便好。”

    ……

    一念未起,看着自己的手第五次不受控制地伸出去,在盖上安安头顶的前一刻停住,慢慢收了回来……

    ……

    一念未起,看着自己的手第六次不受控制地伸出去……

    ——————————

    楼主:邪教教主猥琐生存

    啊啊啊啊啊——楼主实在不知道最后一段要怎么改才更符合大伯的人设了呜呜呜呜呜——这已经是改的第十七遍了啊!要怎么改你们才能满意啊!我伯的胳膊要断了好吗!!!!

    ——————————

    一念未尽,看着自己的手第十八次不受控制地伸出去……

    ……

    嗯,胳膊疼。 166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