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南祁风华录 > 第39章 陵王世子

第39章 陵王世子

  第39章 陵王世子 (第1/2页)
  
  夏侯纾跟着鹿姨娘上了二楼,沿着旋转走廊绕了几个弯,最后在一扇门前停下。她抬头看了看,房门上挂着一个雕花木牌,木牌上写着“琴心”两个字,旁边还挂了红绸和鲜花。这是漱玉阁的规矩,配鲜花代表房间里已经有人了,其他人未经允许不得随意入内。
  
  鹿姨娘转身看着夏侯纾,压低了声音说:“姑娘,我能帮你的也就到这儿了,里面我就不便进去了,但你得谨记承诺,不要影响我做生意。”
  
  鹿姨娘能够亲自将她带到这里已经仁至义尽了,夏侯纾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她既然答应了不会给漱玉阁添麻烦,就不会出尔反尔。再说这里是京城,达官贵人云集,万一闹起来,难保不会被人认出来。夏侯纾拍着胸脯再次向鹿姨娘保证道:“你放心,就算你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在你这里惹事。而且你也知道我的身份,闹大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希望你说到做到。”鹿姨娘点头表示认同,却对夏侯纾的身份却依然是半信半疑。
  
  鹿姨娘在欢场摸爬打滚十来年,见过的人多如繁星,光是看一个人的衣着和行为谈吐,便能大概猜到对方是什么身份。然而面对女扮男装的夏侯纾,她却摸不准她的真实身份。光听夏侯纾的一席话,鹿姨娘猜测她可能是宣和郡主身边的心腹,专门负责留意夏侯翊的行踪的。可是她身上穿着的衣裳和举手投足之间所展现出来的风度,却又不像是一个丫鬟。若说她是越国公府的姑娘,她又觉得不大可能。她曾听闻越国公府上总共就三位姑娘,在京的仅仅只有长房的女儿,恰好就是宣和郡主所生。可宣和郡主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亲生的女儿来监视自己的亲儿子呢?
  
  夏侯纾一心琢磨着进去了怎么说,并没有留意到鹿姨娘心里的百转千回。她凝眸看向鹿姨娘,提醒道:“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为了避免牵扯到你,还请你暂时回避。”
  
  鹿姨娘会意,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夏侯纾眼看着鹿姨娘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才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却不知鹿姨娘快步下了楼,然后招手叫了一个打手过来,吩咐他上楼去远远地盯着,一旦听到夏侯翊所在的屋子里有什么异动,立即妥善处理。
  
  房内重纱漫卷,香炉里烟雾缭绕,香气氤氲,如入仙境。晶莹剔透的珠帘后面,两个身姿婀娜的女子光着脚在跳舞,绯色薄衫裹着玲珑有致的娇躯若隐若现,光洁的脚踝处用红线系着的银铃铛随着她们的动作叮铃作响,声色和鸣。绣了巨幅荷花的屏风前还有一个绿衣女子静坐在软榻上抚琴,琴声悠扬,声声如泣如诉,远观倒有几分清雅之意。夏侯纾猜测她应该就是老鹿姨娘口中赞不绝口的花魁娘子盈月。
  
  说起来,盈月的长相并不算倾国倾城,甚至还比不上易舞的娇艳妩媚,然而她虽然是新晋的花魁娘子,身上却没有半点风尘气息,反而有一种与漱玉阁格格不入清新脱俗,就像她背后的荷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再配上她精湛的琴艺,更显得风华卓然,可远观不可亵玩。
  
  大概是夏侯纾的突然出现破坏了他们的兴致,座上的人全都惊愕地抬头看过来,就连两个翩翩起舞的舞姬都停了下来,疑惑道看着新来的不速之客,唯独盈月旁若无人的抚着琴,仿佛置身之外。
  
  这般心境,倒也有几分花魁娘子的气度了。
  
  可即便如此,她依然是个青楼女子,于夏侯翊的名声无益。
  
  眼下夏侯纾对盈月没什么兴趣,反倒是对鹿姨娘口中的陵王世子很是好奇。她将坐上的几名衣着华丽的贵胄公子系数扫了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首座上的蓝衣公子身上。只见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厚薄适中的红唇此时正荡漾着令人炫目的笑容,勾起了两下两侧大大的酒窝,原本是一张刚毅的面容,偏偏又长了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多情而妖娆,仿佛多看一眼就会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想必这就是传闻中风流潇洒的陵王世子宇文恪。
  
  传闻陵王宇文盛的发妻照云公主出家后,陵王便将管家大权交给了自己最宠爱的侧室薛夫人,并立薛夫人不到十岁的庶长子为世子,也就是宇文恪。然而宇文恪被立为世子没几个月,便被送到京城来做质子了。
  
  宇文恪幼年离开亲长,长期疏于管教,养成了骄奢淫逸的性子,终日不是流连于秦楼楚馆,便是在宴会上调戏女眷,府中更是姬妾成群,奢靡成风,京中官眷避之不及,以致年过弱冠也没有哪个高门显贵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不过宇文恪对那些鄙夷之辞充耳不闻,时常约上三五纨绔子弟寻欢作乐,抱着美人一边听着曲儿,一边开怀畅饮,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饶是如此,夏侯纾对这个人依然抱着十二分的警惕和戒备。俗话说,虎父无犬子,宇文恪外表看起来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容小觑。
  
  “你怎么来了?”夏侯翊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迎向夏侯纾,暗自向她使眼色,企图让她赶紧离开。
  
  夏侯纾从未见过夏侯翊这么紧张,这就进一步激发了她的好奇心。她对兄长的暗示视而不见,再次扫了一遍房中的众人。无一例外都是京中有名的纨绔,仗着祖辈父辈的功勋吃喝玩乐的一把好手。
  
  即便知道夏侯翊从来不随意与人结交,尤其是这些成天花天酒地的人,可一想到自己可亲可敬的兄长跟着样的人混在一起,觥筹交错,夏侯纾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努力压下心头的不快,半真半假道:“兄长可真是不厚道,寻了个这么好的地方,却不带我。”随后又看向宇文恪,明知故问道,“想必这位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仙武帝尊 史上最强炼气期 超级医生在都市 豪婿 文明之万界领主 冷清欢慕容麒 女神的超级赘婿 顶级神豪 武炼巅峰 盛华